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精选小说推荐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

>

精选小说推荐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

骑着猫的小鱼干 著

关礼礼 姜淮 现代言情

“骑着猫的小鱼干”的《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小说内容丰富多样。以下是其中一段精彩节选,引人入胜。本书的精彩内容:(真假千金 玄学打脸,CP感情线弱)被关家扫地出门后,关礼礼摇身一变成了身价千亿的真千金。关家人后悔了,仗着养育之恩,要姜家一半身家做报答。关礼礼冷笑一声,一道真言符,直接揭穿关家人的丑恶嘴脸。渣男想回头纠缠,关礼礼抬手就让他夜夜见“祖宗”。堂兄堂妹看不上她,觉得她丢人。结果,宋家当家找上了门,“只要姜大师愿意出手救我女儿,条件随便提!”一向和姜家有旧怨的徐家舔着脸登门,“过去都是小弟不懂事,只要姜大师肯帮忙,以后姜总是我哥!”后来,连一向怼天怼地的堂弟也成了她的跟屁虫,“这是我唯一的姐!谁敢骂她,我骂他全家!”回过神的姜家人才知道,他们以为的小可怜居然是个真玄门大佬。驱邪,画符,救人,还要追金大腿。关礼礼表示,“我好忙。”褚·金大腿·景知主动分担压力:“不用追,已经是你的了。”...

来源:rmsjzddi   主角: 关礼礼姜淮   更新: 2023-10-02 04: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关礼礼姜淮是《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骑着猫的小鱼干”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半晌,又忍不住开口,“老公,我觉得咱们家真的有些不对劲,先是我们两个生病,再是启深车祸,现在连蕊蕊都出事了,你说哪有这么巧的事?”见关保成沉着脸没应声,但显然是在听,白淑琴又接着道,带着刻意解释的意味,“尤其是我那晚,真的像是中了邪,那些话不受控制地从我嘴巴里冒出来,那都不是我的本意,好像有人控制着...

第40章

白淑琴和关保成接到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关蕊蕊和裴远珵刚刚被送出手术室。
关蕊蕊双腿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并轻微脑震荡。
裴远珵好些,只断了一条胳膊,正是先前被关蕊蕊抱住的那条。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两辆车子正面相撞,本该承受大部分冲击的司机只受了轻伤,擦了药包扎完,连留院观察都不需要。
白淑琴眼下却顾不上司机,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关蕊蕊,顿时心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本就虚弱的身子猛地一晃,好在被一旁的护士及时扶住。
“蕊蕊,我可怜的蕊蕊啊,你好端端在家待着,做什么非要出门,你要是出什么事,你让妈妈怎么活啊……
白淑琴呜呜哭着,一旁的关保成本就头痛,这会儿更是按着脑袋低斥,“行了,人这不是没事吗?!
白淑琴一听就不干了,尖声反驳,“腿都断了还叫没事?!这裴家的司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否则为什么三个人在车上,就我家蕊蕊伤得最重!
“闭上你的嘴吧!吵得我头痛!
关保成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忍不住冲着白淑琴低吼。
自从那晚爆发后,关保成仿佛打开了某个开关,对待白淑琴再不如过去的体贴温和。
白淑琴心里委屈,只能闭上嘴坐到他身边。
半晌,又忍不住开口,
“老公,我觉得咱们家真的有些不对劲,先是我们两个生病,再是启深车祸,现在连蕊蕊都出事了,你说哪有这么巧的事?
见关保成沉着脸没应声,但显然是在听,白淑琴又接着道,带着刻意解释的意味,
“尤其是我那晚,真的像是中了邪,那些话不受控制地从我嘴巴里冒出来,那都不是我的本意,好像有人控制着我说了那些话似的。
一旁的关保成冷笑一声,才不相信白淑琴的话。
如果她不是在心里这样想过,又怎么会说出那些话来。
但冷静了两天,关保成对她已经没了最初的愤怒,也察觉出了些许不对。
他向来是个克制的人,哪怕白淑琴做了那些蠢事,他也不可能直接失了理智做出那么疯狂的行为。
他从来不会对白淑琴动手,不是因为他有多爱她。
而是他认为,只有那种没用的男人才会将怒火发泄在妻子身上。
像他这样的体面人家,哪怕碰上再让人火大的事情,面上也要维持理智和体面。
所以,那晚的他,确实有些不对劲。
“老公,你说这些事,会不会跟姜礼礼那个小贱人有关?
白淑琴的意思是姜礼礼用了某种手段对付关家,关保成却是猛地想到了姜礼礼之前对他们说的话。
你们换转命格的术法根本没有成功。
关蕊蕊先前的大劫很快会重新找上她,你们想要救她,就让关蕊蕊拿着奶奶的镯子亲自来找我。
关保成微微眯眼,脸色再次变得阴郁深沉。
“或许,还真的和她有关。
听到关保成这话,白淑琴顿时一喜,正要开口附和,床上的关蕊蕊忽然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白淑琴和关保成当下再顾不得旁的,忙走到床边。
关蕊蕊见到两人先是一惊,好半晌,似是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梦里,顿时看着两人呜呜哭了起来,却道,
“爸、妈,裴哥哥要跟我分手呜呜呜。
白淑琴……
你腿都断了,不先哭哭自己的腿,反倒哭这个??
饶是白淑琴这个当妈的,这一刻都忍不住有些无语。
她哪知道,因为手术的麻药还没过去,关蕊蕊这会儿身上不觉得痛,所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裴远珵在车里跟她说的那话。
虽然只是开了个头,但她哪里不懂裴远珵的意思。
他分明是看姜礼礼那贱人成了姜家人,所以想把她抛下!
都是姜礼礼的错。
哪怕离了关家也还是要跟她抢!
裴远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渣男!
果然能喜欢姜礼礼那样的,都不是什么好男人!
关蕊蕊面上愤愤,却不知关保成听到她的话,心里愈发肯定这些事和姜礼礼先前说的事情有关。
蕊蕊的灾厄没有转移成功,她的劫难还没过去。
所以先是接连不断的噩梦,然后被分手,又遭遇车祸。
这么多事情在一起发生,不正是蕊蕊小时候遭遇的一样?
还有那晚白淑琴的不对劲,如果是礼礼做了什么导致淑琴无法控制说出心里话,那么……礼礼肯定懂得这方面的事。
否则,她又怎么会知道挡厄换命格的事,还能阻止命格换换成功?
想到这里,关保成就有些呼吸急促,下意识看向关蕊蕊的手腕,见那上面空无一物,忙问,“蕊蕊,你奶奶留下的手镯呢?
“在家里,你突然问它做什么?
那镯子太老气,当初要不是为了气姜礼礼她才不会把她戴在手上,所以后来就被她丢进首饰盒里了。
关保成想到姜礼礼当时的话,便将自己的猜测和妻女说了。
听说姜礼礼有可能能救她的命,但前提是要她拿着手镯去求她,关蕊蕊脸上有一瞬的狰狞,但很快就被她掩饰了下来,同时委委屈屈地看向白淑琴。
白淑琴果然不负她所望,当下就尖叫出声,
“让我的蕊蕊拿着手镯亲自去求那个小贱人?!不可能!老公!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不是让我家蕊蕊送上门给那小贱人羞辱吗?!不行!我绝对不答应!
关保成早知道她是这样的反应,只冷冷看着白淑琴,
“不让蕊蕊去找她,难道你还有其他办法吗?如果蕊蕊命中的大劫还在,那今天这场车祸绝不会是结束。
而是开始。
关蕊蕊闻言脸色刷的一白,整个人看起来柔弱又无助。
白淑琴心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抱着关蕊蕊的脑袋,只道,
“这世上有本事的人多了去,又不是只有去求那贱人一个办法,而且那贱人能懂什么,她要是真有那本事,就不会在咱们家替蕊蕊挡厄十八年,我看她就是故意胡说,目的就是想羞辱咱们蕊蕊,顺便骗走老太太的手镯!
关保成拧眉看着白淑琴,却没有立刻反驳,显然他心里也有同样的顾虑。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却是闻讯赶来的关启深,他在门外听到了所有的话。
“她想要奶奶的手镯,给她就是,没有什么东西比蕊蕊更重要。至于镯子,我替蕊蕊亲自给她送过去。
关启深语气沉稳而自信,并不把这当回事。
他好歹做了礼礼十八年的哥哥,他相信只要他开口,礼礼一定不会拒绝他。

小说《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小说推荐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