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魏奴杀长篇小说

>

魏奴杀长篇小说

探花大人 著

军事历史 小五 许桓

《魏奴杀》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小五许桓,《魏奴杀》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军事历史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小五混迹魏国军营数载,无人知晓她的女儿身,直到沦为燕军俘虏,被带到燕国公子许桓面前。初时,许桓说她名字低贱,只叫她“魏俘”。她讨好道,“公子觉得不好听,便为小五赐个名字罢。”他轻笑一声,“你在我眼里如同死物,不必有名字。”为了活命,她又建议,“公子带我回燕国罢,我很会侍奉人。”他的话刻薄低冷,“燕宫宫人婢子众多,不缺你一个。”后来她一心想回魏国,许桓却将她困在燕宫,不许她走了。宫门嵯峨,殿高百丈。他宽衣上榻,欺身迫来,“小五,你刻在了我的骨子里。”...

来源:rmsjzddi   主角: 小五许桓   更新: 2023-10-02 04: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魏奴杀》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探花大人”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小五许桓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小五鲜少收到礼物,她紧紧握住玉环,不肯放开他。他的马往前趋着,她便也跟着往前挪步,几乎要哭出声来,“大表哥带着小五罢!”她害怕一个人去沈家,害怕见到舅母与表姐,也害怕见到外祖母。这些年,唯有跟在大表哥身边才是安稳的。即便一身战甲,他的声音亦总是温柔的,“快走,安邑大乱,你躲在家中不要出来...

第36章

好似从这一日起,许桓待她明显好了不少。
许她在听雪台将养身子,也吩咐下去每日命医官把脉开药,右臂基本痊愈了,但因先前误了医治,胸闷气短的病根到底是落下了。
槿娘虽不甚高兴,但也没什么法子,只是一个人生些闷气。但自从得知小五尚未侍奉便来了癸水,又仿若什么不快都不曾有过一般,又开始成日往前院溜达,企图寻个机会面见许桓。
她自视甚好,如今一打扮更是风姿无双,她才不信许桓竟会看不见这样的美人。
她私心里盘算着,除非许桓有断袖之癖,不然,总不可能一辈子不碰女子。
这世上呀,哪儿有什么难事,若果真有,不过是没有做到位罢了。
日日待在听雪台能有什么出息,规矩是规矩了,规矩了便别想有出头的日子。
槿娘正是深知这一点,这才有机会从易水爬到兰台来了。不然,只怕大半辈子都得耗在易水干些粗使的活计,等人老花黄了还要被人赶出别馆。
这都是极有可能的事。
若不然,她怎么不见别馆有年老色衰的嬷嬷呢?还不是清一色年轻轻水灵灵的姑娘家,这其中的门道她是一清二楚。
原先还能有一颗平常心,自觉得凡事尽力便罢了,实在不必强求。自从在兰台见识了这泼天的权势富贵,槿娘哪里还按捺得住,一门心思地削减了脑袋往许桓跟前钻。
她自有一番打了鸡血般的信念总之天道酬勤,只要坚持不懈,总有出头之日。
因了小五从不与她争抢,槿娘便愈发地待小五好,汤药一顿不落地给煎着熬着,自己能干的便从不要小五动手。成日里和颜悦色的,开口亦是温温柔柔地叮嘱。
“万事皆有姐姐呢,你身子不好,若下回公子传召,你便推了拒了,你放心,姐姐这里的好处可是大大的有!
小五的心思不在这里,自然便没有不应的。
她乐得清闲,又不必做什么活计,人在听雪台将养着,身子一日比一日地好了起来。
听槿娘说离听雪台不远便是西林苑,那里养着三只白麋鹿,都是公子与他的将军们活捉回来的。
槿娘还说,麋鹿虽在草原常有,白麋鹿却十分少见,魏国那样的地方更不会有。西林苑的白麋鹿麋角大如树冠,质坚如石,逢春脱换,周而复始,犹如永生,如同神物一般。
槿娘还说,西林苑还养着公子的猎犬和青狼,也都是公子与将军们捕来的,魏国谁人会有公子这样的身手胆识,满腹的韬略,又能文能武的。
槿娘劝她多去西林苑走走,还说,“虽说郑寺人寻不着人自然就走了,却也不是姐姐有私心,去看看麋鹿长长见识也好。
还说,“你不是喜欢桃花?西林苑那株古桃树得有上百年了,开得极好极好,你虽见过桃花,却未必见过那么老的树,没事儿去看看呗!
还好心提醒,“只去看麋鹿桃花便罢,离那青狼远些,嚎嚎起来怪吓人的,小心吓掉你小命儿!
小五听了十分心动,天一暖和,果真便去了西林苑。
西林苑离听雪台不远,走过去也就是一盏茶的工夫。想来兰台府实在是大,听雪台以南是亭台楼阁,以北竟是一大片园林。
看见了那棵上百年的古桃树,红粉粉的一树花夭灼如云,亭亭如盖,还有一根粗粗的枝桠拖到了地上,亦是千头万朵,红粉粉的一大片,她从未见过这般古老的山桃,心里喜欢得紧。
也见到了正在苑林食蒿食苹的几只麋鹿,她也从未见过麋鹿,白色的不曾见过,棕色的亦不曾见过。
白日里并不听见狼嚎声,大抵是夜里才会有。
小五心里喜欢,因而便常来。只是日光甚好的时候在古树下闲坐,听风,观花,看云,赏鹿,便已是人间佳事。
有一日原是十分寻常,她靠在树下小憩,忽有什么似在蹭她的一截小腿,睁眸看去,竟是一只黄色的小狗在一旁拱来拱去,毛茸茸胖乎乎的十分可爱。
小五见了亦是喜欢,抱起来爱怜地抚摸它的小脑壳,轻柔问道,“小狗,你从哪里来的?
小狗只是哼哼唧唧,乖乖在她怀里窝着,两只小耳朵在和风里轻晃。
她不免问道,“你也没有人要吗?
小狗呜呜叫了一声。
忽听有人笑吟吟问,“你是小五吗?
小五蓦地转身,见一与她年龄相仿的少女明眸皓齿,光彩照人,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她答道,“我是小五。
“哥哥与我说起过你。
那少女背搭着手走来,睁着一双盈盈美目,看起来十分娇俏可人。
想必这便是公主许蘩了。
小五原以为自己是见不得人的,不曾想许桓竟与旁人提起过她。
可惜许蘩说的是,“哥哥说你是他的战利品。
小五黯然垂眸。
是了,她是许桓在魏国缴获的战利品,连人都算不上罢。
许蘩兀自说道,“我才不这么想。
小五抬眉看她,见许蘩眸光清澈,并无半分低看她的神色,亦没有半点盛气凌人的模样。
许蘩曼声笑道,“这是雪狼,不信你唤它。
“雪狼?小五奇道,原来小狗也能有这么好听的名字。
于是她唤了一声,“雪狼。
雪狼闻声舔了小五一口,甚至还摇起了尾巴,许蘩见状掩唇大笑起来,坐下来便拉住了小五的手。
“和我说说魏国的事吧,我还从没去过魏国呢。
“公主想听什么事?
“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我有舅舅和大表哥。
“那你父亲母亲呢?
“都不在了。
“听说你大表哥是魏国公子,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五抬起头来,眉眼清润,“这世上再没有人比大表哥好了。
许蘩便笑,“你觉得大表哥和我哥哥比怎样?
小五心里暗道,自然是大表哥好,也只有大表哥好,许桓是连大表哥的一丁点儿都比不上的。
她字斟句酌,柔声细语道,“公主若见了大表哥就明白了。
许蘩好奇道,“哥哥不好吗?
小五不说话。
但她心里给了答案——不好,一点都不好。
见她不语,许蘩便笑着推她,“你说呀!快说呀!
小五经不住许蘩的推搡,抱着雪狼轻声道,“不好。
许蘩噗嗤一声笑起来,似泉水一样泠泠作响,“哥哥若知道了,定……
“阿蘩。
一声冷如淬冰的话打断了许蘩。
小五心里倏然一跳,慌忙起身施了礼,见许桓面色冷凝,眉峰分明,眸中是一片晕不开的墨色。
方才的话,还不知听去了多少。

小说《魏奴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魏奴杀长篇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