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畅销书目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

>

畅销书目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

兰儿 著

兰儿 现代言情 苏梦棠

这本备受关注的《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是一部情节扣人心弦的小说,其中的情感冲突、人物形象和主题探讨都令人印象深刻。它将带领读者探索现实中的复杂问题。本书的精彩内容:【假太监】 【全员火葬场】 【哥哥火葬场】 【绝不原谅】前世,苏梦棠是全盛京最娇贵的女郎,却因一个庶女,死在了至亲兄长和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手上。他们夺走她的一切,毁了她的人生,踩着她如烂泥捧着庶女成为耀眼的骄阳,而她却毁容断腿,被囚于废院多年活活遭人勒死。重生后,梦棠再也不要当那踏脚石。冷漠偏心的兄长,她不要。爱慕白莲的表哥,她断亲。三心二意的未婚夫,她退婚。等撕开庶女嘴脸,兄长们和未婚夫跪在面前求她原谅。苏梦棠冷漠:原谅?呵,烧死了灰扬了才好。她已经有阿兄了,虽然新找的阿兄是个太监,名声不好,冷戾狠辣,远远唤声督主就能吓的小儿啼哭。可他唤她“小海棠”时,温柔极了。……宗徵最初与梦棠独处时,被人说于礼不合:“本督是个太监,有什么礼?”后来满室暖香,宗徵抱着醉红了眼的小姑娘:“小海棠,阿兄疼你。”…………...

来源:rmsjzddi   主角: 兰儿苏梦棠   更新: 2023-10-02 04: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兰儿苏梦棠的精选现代言情《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小说作者是“兰儿”,书中精彩内容是:苏梦棠被铖王妃和宗徵的话逗笑,露着梨涡笑盈盈地道:“要是外祖父瞧见姨母这样子,非得吹胡子瞪眼”蒋嬷嬷忍不住在旁添了一嘴:“就是大娘子瞧见了,也得揍王妃”铖王妃:“……”努努嘴,“阿姊和父亲又不在,不然苏家哪来的狗胆”蒋嬷嬷闻言顿了下,随即脸色有些黯然,是啊,太傅和大娘子都不在了,若是荣家还有旁人,但凡有位郎君在,苏家的人又哪敢这么欺负女郎天气渐热,屋中的碳盆已经撤了梦棠身上穿着加棉的小褂...

第16章

苏瑾修被她咄咄逼人说得脸上一滞,可他并不觉得自己错了。
他是长兄,梦棠和姝兰在他心中都是一样的,她们都是他的妹妹,他只是想要她们姊妹和睦,想要梦棠别那么斤斤计较。
他只跟自己说梦棠是误会了他,年纪还小不懂他是为她好,压着心头纷杂,尽量与她讲道理
“梦棠,我知道你不喜欢姝兰,可是她是你的亲姊姊,你们血脉相融,是骨血至亲,你为何一定要分彼此,阿兄所做的都是为了你好,你这般计较无容人之量,将来如何嫁进陆家被他们接纳?
“今夜我本是不想让姝兰过来,昨日之事也与她无关,是姝兰知道你受伤之后懊恼愧疚,恨不能以身替你,祖母他们更是因此罚了她让她跪了许久,她过来只是想要跟你道歉求你回去,你为何非要咄咄逼人……
“我逼她?难道不是你们逼我?!
苏梦棠真的厌恶极了眼前几人,无论是苏瑾修还是谢寅,亦或是站在一旁盈盈垂泪,仿佛受尽了委屈的苏姝兰。
她如同长满了尖刺,说得毫不客气,
“苏瑾修,从刚才进来到现在,从你开口质问到骂我咄咄逼人,你可有问过我一句我身上的伤如何,可有关心过半点我是否受惊害怕?
“你只知道说我不懂事,骂我不容人,我不喜欢苏姝兰不愿见她就是我心胸狭隘,我不喜欢将我东西分给她就是我自私善妒,我不愿意与她同处同住就是我无容人之量。
“她只要掉掉眼泪,你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帮她,她只要哭一句委屈,我就必须给她让路,你看不到她明知道我不喜欢她还要屡屡凑到跟前的无耻,看不到她满是贪婪瞧着我屋中物件的野心,你看不到她砸了我阿娘的长明灯时的嚣张,你只看得我做错了什么。
“你能将我扔在䧿山荒林里,对我一身伤视而不见,却心疼苏姝兰被人惩罚跪了那么一小会儿。
“苏瑾修,你觉得你公平吗?
梦棠红着眼看他也与谢寅一样苍白了脸“你自诩清正,处处对我严苛,可是你又做了什么?
“我听闻你昨日回城之后怕她伤心,特意跟谢寅还有陆执年带着她去买了首饰,划船游湖,你替她簪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在山里大哭,你哄她开心的时候,想没想过被你扔下的我是死是活。
“你凭什么来说我咄咄逼人?!
苏瑾修如同被人敲了一棍,面色苍白地看着苏梦棠。
“我……
他想要解释什么,可对着梦棠满是尖锐冷漠的目光,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姝兰见苏瑾修脸色变化,只觉心中发慌,她连忙上前就“噗通一声跪在了梦棠面前。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去灵云寺,也不该与你起争执。
“昨日阿兄是为了护着我才会一时大意忘记了你,可是他从未想过要让你出事,他也只是一心想要你好,你别误会他…
她身形柔弱跪在地上时,朝着她就砰砰磕了两个头,
“你别怪阿兄,是我的错,你要打要骂我都受着,可是阿兄不是故意的。
“梦棠,你别与阿兄置气,我求求你……
苏姝兰跪在地上磕头,只片刻额间就已青紫,原还恍惚的苏瑾修瞬间心疼动容,连忙上前拉着她“姝兰,你做什么?
“阿兄,是我的错,是我才让梦棠误会了你,是我……
苏姝兰眼里挂着泪,“梦棠你别怪阿兄,只要你能够原谅阿兄,只要你不误会他和阿寅哥哥,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谢寅原是恼怒苏姝兰的,气她瞒了他身世,也恼她让他在钱家丢人,可是此时女孩脸上挂着泪。
那满是柔弱纤细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下去的模样,却让他再一次心软。
“苏梦棠,你还说你不咄咄逼人?姝兰是你姊姊,你就不能心胸宽广些?
梦棠嗤了声“不能。
“你!
谢寅大气,他一把拉着苏姝兰起身怒声道“你跪她干什么,你看她如今这样子,她攀上了宗督主的高枝,眼里哪还有我这个表哥和她兄长。
他气梦棠得理不饶人,有些口不择言。
“苏梦棠,你说我们昨日不该将你留在䧿山,可怎不想想那是因为你任性在前。
“我们已经跟你道歉了,姝兰也哭着与你下跪,你还想要怎么样?你又没有真的出事,你只是受了点儿伤而已,难不成你要我们给你偿命……
啪——
铖王妃在厨房里替梦棠看着汤药,想着她昨儿个受惊,亲自替她熬点补汤,可谁知道一转眼谢寅就带着苏家兄妹闯了梦棠的院子。
她怕梦棠受了委屈匆忙赶过来时,刚一进院子就听到谢寅大放厥词。
手里端着的药汤朝着谢寅脚底下就是一摔,烫的他惊叫一声连连后退,铖王妃满脸铁青上前“谁准你把他们带进来的?!
“母亲……
铖王妃抬手就是一巴掌,将人打得趔趄“我看你就是死性不改。
“今日在钱家的事情你都忘了,还是我跟你说的话你半句都没记在心上,你明知道梦棠差点被这贱人害死,你还敢把她带进来?
“荣姨母。苏瑾修吓了一跳,“不是阿寅,是我……
“苏大郎君!
铖王妃直接断了他的话,一句称呼满是冷怒,
“这里是铖王府,不是你们苏家后院,我教训我自家又蠢又毒又没脑子的儿子,还轮不到你苏家大郎来插嘴,还是你苏大郎君平日在朝中录事郎没当够,连我这个铖王妃也想训斥几句?
满是讥讽怒嘲,苏瑾修脸上乍青乍白。
“还有,我是梦棠的姨母,不是你的,难怪你们苏家会教出个充庶乱认亲戚的外室女,感情苏大郎君这些年的礼义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见到本王妃,该行什么礼,要我教你吗?
苏瑾修脸上先惶然,再是难以置信,紧接着煞青煞白满是屈辱。
铖王府和苏家虽无血缘,可因着二房梦棠母亲的关系,两家往日走的极近,就连他也时常回出入铖王府中,往日铖王妃待他甚是亲近,他也一直都跟着梦棠唤她姨母,可他怎么都没想到铖王妃会突然翻脸。
对着铖王妃冷漠的眼,他满是屈辱忍不住朝着梦棠看去,希冀她能开口。
可谁知宗徵大袖一挥,便将红着眼的小姑娘掩在身后。
“苏大人是听不懂铖王妃的话,还是不知礼仪?
“沧浪,教一教他。
沧浪拿着剑上前,一脚就踹在苏瑾修腿腕上。
“下臣见王室,行跪拜大礼,苏大人可要记住,下回莫要忘了。

小说《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销书目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