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夫诱精品文

>

夫诱精品文

半只尾 著

江念芙 沈修筠 现代言情

小说《夫诱》,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沈修筠江念芙,是著名作者“半只尾”打造的,故事梗概:江念芙为了不嫁给几十岁的鮻夫。只能答应去勾引还俗两年,不肯与嫡姐圆房的姐夫。沈修筠,天煞孤星。五年前克死了父母,得了心魔。自此潜心礼佛,压制自己的疯病。然而杨柳细腰的妻妹,总爱夜半三更敲开他的门。浑身溢着奶香,一声声姐夫,将他拉下佛坛,欲孽沉沦。...

来源:rmsjzddi   主角: 沈修筠江念芙   更新: 2023-10-02 03: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夫诱》的小说,是作者“半只尾”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沈修筠江念芙,内容详情为:她想要哭喊,却被阴冷的目光硬生生的止住了声音。惊慌失措下,身子像是被放进了热油中煎炸。面前是嫡母身边的周妈妈,面露嘲讽的打量着赤身裸体的她。姜念芙闻着荤腥的牛乳药香,想要挣扎出浴室,但不等她站起身,一双粗糙的大手就会按着她的脑袋沉入桶底...

第46章

“说!
沈修筠怒而生斥,声音坠下如重石。
此等晦物见于国公府!
绝非偶然。
若是凌云婳再做支支吾吾姿态。
此事必与她脱不开关系。
“我我我……
凌云婳的眼前溅出泪花。
委屈之意显于眸下,时有哽咽。
她以为这番可怜模样便可避开质问。
可奈上方二人表情严肃,冰冷的寒意袭来,生是要将她的骨头都要刺碎。
红袖瞧这副光景。
心晓再不说必定出事,且不管凌云婳如何难堪,一咬牙跪下,磕头磕的脆响。
“世子莫怪,这东西是府外一个老人家卖的。
“是三文钱,我们主仆身上银两太少,瞧着东西体面便收过去,着实不晓得此物为何物的。
“娘子不说,这是怕你怪罪她呀!
话音落下,凌云婳白净的脸覆上赤红。
这才第一天入府……
绝望的稍稍垂眸,低眉顺眼的也自地上一跪。
“婳儿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凌云婳惶恐带着哭腔,尖细的嗓子不自觉发颤。
她是怕极了……
沈修筠与江念芙对视,肃然的眸光相汇。
瞧着凌云婳胆怯的模样。
不像是假的,前朝遗孤做事狠绝。
这世上未有真正见过本来面目的人。
二人本意将瓷器处理烧化……
院外垂柳处突一阵踏木的沙沙声。
江木一身常服,墨靴如擎天柱一般自下骤落。
院内稍起沙尘。
他立做拱手相告,声音急促。
“将军大事不好,左统领突带人进府搜查。
江木说时稍顿,晦涩的嗓音艰难挤出。
“说是有人举报,国公府私藏前朝遗孤图腾,蟒吞龙纹。
一语落定,全场静默。
“开的什么玩笑,堂堂国公府还真要舍了泼天富贵不成?
凌云婳不知何时恢复的正常,不知所谓的插嘴。
临到末尾,她的话突然虚了下来。
那副瓷器上方的图腾分明便是……
“来不及了,姐夫。
江念芙满目急色,已然蹲下身形去捡碎片。
她还指着国公府过好日子。
它绝不能出事。
“我来!
沈修筠骨节分明的手自下伸去。
缓缓将江念芙的玉指挪开。
迎着瓷器的锋利,却天然显得淡然自若。
江念芙手指半浮于空!
羽睫稍颤,不经意将沈修筠俊朗的面容映入眼帘。
“姐夫。嘴中嗫嚅,却是无声。
在这短暂的一瞬内。
她想,比起不想让国公府出事。
她该是更不想让沈修筠出事。
自她发愣时,沈修筠温厚的掌心突将人握住。
冷眸直视江念芙。
“屋中可有工具?
想让花纹不存在,最简单的法子便是将其弄碎。
“有的。
江念芙痴了一会,美眸这才回拢。
往日用来捣珍珠的器具倒也可用。
来不及将沈修筠甩开,反将其握的更紧。
“世子,婳儿冤枉。
“东西当真与我无关啊!
江念芙二人已然进屋。
凌云婳这才从呆愣之中反应过来,娇容早已因懊恼跨的不成模样,眼下挂着浑浊的泪痕,沙着嗓子无助呐喊。
她才不想被世子爷讨厌!
不然这之后的日子可如何是好?
她越喊越起劲,丝毫不顾及左统领即将到来的事实。
“这位凌娘子,你能不能闭嘴?
江木紧咬后槽牙,额头处的青筋分明爆出。
都说扬州瘦马从小学礼仪,识进退。
偏这位凌云婳,倒像是剑走偏锋。
不仅傻,更是愚不可及。
“不走。
凌云婳死咬樱唇,捏帕拭泪。
除非世子亲自说,一个小小副将如何请得动她。
此时细柳阁不远处,左统领所带的禁步军正踏着方正步赶来,身上盔甲重如磐石,使得地面生出震感。
江木额前再起胀意,无奈捏拳,冷面捏拳落于凌云婳身后。
“你要做什么?红袖发现不对大喊。
凌云婳立刻转头,迎面却受上一拳。
嘭!骨肉摩擦,人瞬间翻着白眼身体软软倒下。
红袖跑上来指责,江木无视将凌云婳甩入她手。
外处左统领威吓的语调正飞驰而来。
“给老子好好搜,就是掘三尺,也得给老子把东西找出来,吃里扒外的糟践玩意,老子就是看不起。
“听见了吗?再胡闹下去死的就是你们。
江木怒指外处,急促的语气裹着森冷寒意。
红袖眼神恍惚了一阵,身体立刻做颤。
且立刻将人弄走。
看人离去,江木飞速堵在门前,手刚斜斜放与拱门上做无事状。
左统领横眉瞪眼的走来,此人天生体格大,远远看去,黑面类比钟馗。
“小子,我说躲哪里去了!
“搁着偏僻地方销毁证据是吧!你们家那假和尚到底在哪?一天到晚在老子跟前装清高,现在犯事想躲?
“没门!
左统领顶着膀大粗腰,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期间各种小人得志的模样。
仿若是捡到天大的便宜。
毕竟若是国公府欲有叛国之举。
最后谁还关注他那破账本啊!
“将军不在里面。
江木模样看着青涩,自身却独有一股倔强。
但也到底是年轻,嘴中是坚定的话,清亮的眸子却不经自后方主卧撇去,反应过来后冷汗爆出,却已来不及。
“进去搜,就在里面。
左统领冷冷剐人一眼,示意后方。
江木再要阻拦,人瞬被控。
主卧二人已在处理最后的残渣,突闻门外脚步声加重。
江念芙美眸敛下,喉间干涸生涩。
深蹙眉宇想到一法,柔指微曲,转而勾于沈修筠腰身。
她抬起覆盖雾色的杏眸。
胸前烂肉不断靠着人摩擦生出酥麻。
一点点的试探。
“姐夫,相信念芙吗?
江念芙眼波流转,稍有媚色加持,便已是勾人于无形。
沈修筠提瓷器残渣的长指微动。
后方软肉不断蠕动,使得腹下一时暗火上窜。
“只是演戏!
他意会后发生一声闷哼,艰难吐纳的四个字不过在告知自己清醒,随后蛮力撕开对方衣裳,再探玉体起伏曲线,暗眸生引出无穷无尽的欲望。
不久后,主卧房门瞬被踹开。
左统领未见其人,已听其声。
他先放肆作笑,随后一副得意至极的语气。
瞪大的黑眼珠不断狂妄自屋中瞧去。
“世子,可别躲了!知错就改,咱们皇上仁善之心。
“指不定会放过你呢! 

小说《夫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