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大明第一暴君完整文集

>

大明第一暴君完整文集

朱祁钰 著

小说推荐 朱祁钰 王诚

《大明第一暴君》是网络作者“朱祁钰”创作的小说推荐,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朱祁钰王诚,详情概述:景泰八年,夺门前夜,垂危的景泰帝忽然坐起来,一个耳光扇在穿着龙袍再次君临天下的朱祁镇脸上!大明立国不足百年,太祖仙逝五十年,太宗故去三十年,天下竟已经糜烂至此。吾朱祁钰,誓要涤清大明,荡清天下!还天下一个公道!还世人一个公平!......

来源:rmsjzddi   主角: 朱祁钰王诚   更新: 2023-10-02 03: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朱祁钰”创作的《大明第一暴君》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大珰自称奴婢,让朕的面子往哪搁啊?”朱祁钰让兴安近前来,语气怪异:“朕问你,和襄王交往,意欲何为啊?”兴安慌忙跪在地上:“陛下莫听人胡说,借奴婢一万个胆子也不敢结交藩王啊,是污蔑,绝对是污蔑……”“狗东西!还敢狡辩!”朱祁钰一脚踹在他胸口上,大怒道:“狗东西,御史大人能骗朕?天下文官都是读书人,读...

第22章

“闭嘴!

王文怒目而视“萧阁老是依附叛逆了吗?为何句句为叛逆说情?臣请陛下彻查萧镃,此人必参与造反!

朱祁钰瞪了他一眼。

萧镃屡屡顶撞于朕,朕便杀他立威。

如今宫里乱糟糟一片,乱臣贼子脸上又没写着造反两个字,朕杀了他把水搅浑,趁机株连文官,挖出一批朱祁镇的人也好,中立派的也好,反正杀一批文官,他则趁机在朝堂上扩大势力。

而王文却也在告诉朱祁钰,造反军将已经伏诛,陛下大搞株连,以防刀刃伤己。

王文轻轻摇头,叛乱结束了,陛下应该按照老规则玩政治游戏,不能再“特立独行了。

二人眼神交汇。

朱祁钰大恼这皇帝当得真没意思!

“罢了,朕是信得过萧卿的。

朱祁钰轻吁口气,不再砍杀“朕乃仁德之君,方才只是气不过。宣太医给他治伤,嗯,就艾崇高吧,他治伤手法最好,让他多带点药。

刘聚上半身都是血,他那条胳膊的肉都被砍烂了,偏偏砍不下来。

血溅了曹钦一脸,搞得他直接崩溃,嚎啕痛哭,追悔莫及。

“这个狗东西喜欢玩~炮,把他挂在奉天门上,拿炮轰他!朱祁钰指着曹钦。

萧镃目瞪口呆,你管这叫仁德之君?

刚想劝谏,王文却拉住他,皇帝刚经历叛乱,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你总为谋反之人辩解,是何居心?

萧镃悻悻闭嘴,越看这皇帝越不顺眼,再看朱祁镇,这才是他心目中皇帝该有的模样。皇帝,不就应该是个摆设嘛。

“范广,你去轰,别弄死他,朕还要用!

朱祁钰把天子剑扔给范广“朕赐你天子剑,如朕亲临!

他在拉拢范广。

“末将领旨!范广怡然自得。

他是边将出身,北京保卫战一战成名,百战百胜,乃是赫赫名将。只是出身不好,心直口快,不会做人,在京营里备受排挤,和石亨关系很差,历史上被冤杀,妻女被朱祁镇送给瓦剌降人玩弄。

他一骑白马救驾,给朱祁钰极好印象。原主太傻,信任文官、太监,排挤边将,结果显而易见,被玩死了。

范广拖着曹钦出去,所有人都知道,这颗将星冉冉升起。

折腾了半宿,朱祁钰靠一股精神劲儿强撑着,此刻腹中饥饿,他却没让人上点心,皇宫乱糟糟一片,不排除被毒杀的可能性。

他坐在龙椅上假寐,思索该如何拿回自己的权力。

“皇爷!

却在这时,一个头发烧焦了、衣不蔽体的太监跌跌撞撞进来,泪如雨下“皇爷,刘进喜没了,被叛军抓住,丢进火海里了!跟奴婢一起去的,都没了!

朱祁钰目光一阴。

张永带着金忠和刘进喜等七八个太监冒死去烧仁智殿,就回来他们两个。

“过来。

朱祁钰睁开眼睛,目光如电“朕会为他们报仇的!

“张永,朕命你提督锦衣卫,可敢去?

“敢!张永抹了把眼泪,眼中闪烁着阴狠之色。

“传朕旨意,擢封张永为锦衣卫佥事,提督锦衣卫!纠察邢狱!特察造反一案!

此言一出,内阁三个大学士为之一惊。

“陛下!

缩在角落里的朱骥战战兢兢道“启奏陛下,锦衣卫和东厂各管一角,让太监提督锦衣卫,是为鱼目混珠,于礼不合,请陛下三思!

朱祁钰目光一窒,文官怼朕!京营无视朕!

难道连你这天子家奴,也不听朕的旨意了吗?

“来人!

朱祁钰直接传旨“朱骥提督锦衣卫,毫无作为,放纵谋反,不知不察,人品有缺,特开革锦衣卫,驱逐出京,永不录用!

朱骥瞪大了眼睛!

皇帝免去他锦衣卫指挥使之职也就罢了,居然还将他驱逐出京,永不录用,这是报复岳父?

“陛下三思啊!

江渊拜下“朱指挥使勤勤恳恳,并无大过错,陛下还请收回成命,三思而行!

“朕教训自己的家奴,还用你来指手画脚?

朱祁钰眸中戾气滋生“太师,莫非锦衣卫是你江渊的家奴?

“微臣不敢!请陛下息雷霆之怒!

江渊吓了一跳。

他和朱骥关系不错,又借着朱骥,搭上于谦这艘大船,才在内阁中飘摇不倒,调任工部,担任工部尚书,所以投桃报李。

“来人,拖下去,剥了衣服,让他连夜滚出京,去铁岭卫戍!

朱骥瞪大了眼睛。

去铁岭卫戍,那不是流放吗?

我做错什么了?

“奴婢遵旨!

经此一事后的张永,眸中凶光闪烁,看见谁都像看到了叛逆。

对于谦更是深恨之,从叛军攻打东华门,足足过去了两个半时辰,距离仁寿宫着火,也过去了两个时辰,距离仁智殿起火,足足大半个时辰,京营才姗姗来迟!

而京营距离皇宫来回距离一个时辰,于谦为何来得如此之迟?又为什么和陈循、王文等朝臣一起来的?

二十万京营精锐,指挥使就十人,各级军官不计其数,为何只来了上千人?这是救驾呢?还是给皇爷送葬呢?

真是好算计啊,迟迟救驾,滔天的功劳,不管皇爷和太上皇谁活下来,他们就倒头支持谁,不承担风险,却收益最高,不愧是文官,算计得真精确。

“太师,可还求情?朱祁钰冷冰冰盯着江渊。

“微臣不敢。

江渊很怂,他在朝中没有党羽,不像陈循和王文。而且他还有把柄攥在朱祁钰手里,却依旧不听话。

朱祁钰冷哼一声“棺椁怎么还没送来?太医也没来?都死了吗?

王诚垂危,躺在奉天殿上。

却没有太医来诊治。

王勤死在丹陛之上,却没有棺椁来收殓。

朕这个皇帝,当的是真失败啊!

“金忠,你来守着朕,朕要休息一会。朱祁钰有点撑不住了,待会还有大朝会,等着他来应对,必须尽快恢复精力。

他又让张永去准备点吃的,醒来要吃。

皇宫里乱糟糟一片,京城却陷入诡异的沉寂,皇宫失火,五城兵马司恍若未见,衙门各部各司其职,高官门第紧闭,处于一片诡异之中。

而居住在皇城根下的百姓,听见了宫里厮杀声,看见了皇宫中的火光通天,下意识想到八年前的那场战争,顿时惶惶不安。

而街道上依旧静悄悄的,没听到马蹄声,也没听到平叛的厮杀声。

仿佛在这一刻,所有朝臣、勋贵、厂卫的眼睛都瞎了、耳朵都聋了,记忆也丢失了。

过了好久好久,才依稀听见马蹄声,宫里的厮杀声渐息,衙门口才出现了人,开始全街戒严,红铺的火丁入宫灭火,恢复了生机,方才那两个多时辰仿佛被偷走了一样。

百姓们家门紧闭,揣测着宫里有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却没人敢乱说什么。

直到天边出现了亮光,宫里才传来消息。

京城内各级官员,慢慢汇聚于午门之前,鱼贯进入皇宫,宫内仍乱糟糟一片,火光未灭,血色弥漫,文官们捂着口鼻,武将则满脸希冀,群臣心思各异,穿过午门。

奉天门上,吊着一个双手捆绑的人。

他哭爹喊娘,身体以诡异的姿势扭动着,在他对面,范广正在调试火炮“别乱动啊,真打中你老子可不负责啊!

嘭!

火炮发射。

“啊啊啊!那个被吊着的人惨叫个不停。

火炮打歪了,只打掉了他一只鞋。

小说《大明第一暴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明第一暴君完整文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