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全集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

>

全集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

画笔敲敲 著

李七郎 李五丫 穿越重生

《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是由作家“画笔敲敲”所创作的一本火热小说。它以其扣人心弦的剧情和引人入胜的故事,吸引了众多读者的关注。本书的精彩内容:  对于生于末世的双系强者时柳来说,没什么比好好活下去更重要了,所以,当被雷劈到古代边关,成了寒门军户之女李五丫时,她适应良好,很快就入乡随俗当起了古代人。  活着嘛,就得有点追求。  衣:绫罗绸缎、珠宝首饰都要有,不过分吧。  食:每天来点燕窝鱼翅、海参鲍鱼,不过分吧。  住:亭台楼阁、轩榭廊舫,竹林幽幽、鸟语花香,自家就是风景区,不过分吧。  行:香车宝......

来源:rmsjzddi   主角: 李五丫李七郎   更新: 2023-10-02 03: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画笔敲敲”大大创作,李五丫李七郎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李三郎立马看了过来:“五丫,你不舒服?”李五丫苦着脸直点头,指着骑马扬长而去的庄玉堂等人,控诉道:“他们拿走了我的药材,那些都该是我的!”呃......李三郎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斟酌了一下道:“五丫,庄将军已经给了我们一箱药材了。”对此,他已经很意外了。庄将军是叠岭关参将,正三品大员,搁在平时,...

第10章,钱要有,权也要有

驿站下多了一条直通关外的暗道,这让庄玉堂很重视,直接给都护府去了飞鸽传书。

都护府对此也很重视,没两天新任命的驿丞就被派了过来。

驿站外,李三郎带着李五丫、李七郎趴在十多米之外的土坡后,远远的看着庄玉堂一行人和新来的驿丞话别交接。

看着庄玉堂手下马背上拖着的一箱箱药材,李五丫一脸肉痛。

那些本该都是她的战利品的。

可惜,她现在没能力留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拿走。

李七郎注意到李五丫面色不对,连忙问道“五姐,你咋了?

李五丫捂着胸口“我心痛。

李三郎立马看了过来“五丫,你不舒服?

李五丫苦着脸直点头,指着骑马扬长而去的庄玉堂等人,控诉道“他们拿走了我的药材,那些都该是我的!

呃……

李三郎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斟酌了一下道“五丫,庄将军已经给了我们一箱药材了。

对此,他已经很意外了。

庄将军是叠岭关参将,正三品大员,搁在平时,那是他们连面都见不着的大人物,像之前驿站的情况,他就是什么都不给他们,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额外得了一箱子药材,他已经很知足了。

李五丫翻了个白眼,看着满脸写着她该知足的傻哥哥,心累得不行。

那伙北燕人是被她干翻的好不好!

要是没有她,先不说能不能将那军事布防图截下,就庄玉堂那伙人就不知要死多少呢。

她是立了大功的!

深受李五丫影响的李七郎也觉得他们的东西被人抢了,鼓着包子脸不满道“那些药材本来就是我们的战利品,那些人抢走了,就是强盗,真讨厌!

李三郎噎了噎,看着小脸拉得老长的弟弟妹妹,头疼道“庄将军已经很好了,要是换了别人,比如那个副将,我们可能什么也得不到。

闻言,李五丫叹了口气“还是因为我们太弱了,无权又无势,就算得了好东西也留不住。

这话李七郎不认同了,反驳道“我们家有权,爹是小旗,手底下管着十个兵呢。

李五丫脸色木了木“小旗只是从七品官,是卫所最小的官,没什么权力。

李七郎最崇拜李长森,当即就道“那也是官,每次爹休假回来,就是屯长都会来家里找爹呢。

“狗蛋他们可羡慕我有一个当小旗的爹了,嗯,等爹下次回家,我一定要跟他好好说说,让他一直当小旗,这样我就能一直当狗蛋他们的老大了。

看着自鸣得意的弟弟,李五丫有种想捂脸的冲动,深呼了两口气,才苦口婆心道“七郎,你忘记姐之前跟你说,做人要有志气了吗?

“一个小小的小旗算什么,咱们的眼界得大一点,你要想,咱们爹日后会成为百户、千户,甚至是指挥使。

李七郎听得两眼发直,可以这样想吗?

百户、千户可是很大的官呢,听说很难很难当上的;还有指挥使,听屯长爷爷说,得皇上亲自认命才行呢。

李五丫还在继续说“就拿这次的事来说吧,哪怕咱们爹是个百户、千户,那个庄将军估计都不会只给我们一箱药材。

“因为我们弱,没有任何能让别人有所顾忌的地方,所以,哪怕那些东西都是我们的战利品,人家也可以堂而皇之的拿走,从中取一点点给我们,我们还得感恩戴德。

“七郎,你要记住,咱们要想过得好,必须得有权势,对了,还得有钱。要不然,就只能像现在这样,眼睁睁看着别人拿走我们的东西。

李七郎忙不迭的摇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不要,不能让别人抢我们的东西。

李五丫拍了拍李七郎的肩上,语重心长道“那我们就得努力了,努力变得强大,努力变得厉害。

“要是我们没有能力,就算得到再好的东西也保不住。

李七郎点着脑袋“这个我懂,就像这次我们将药材拿回家,奶和二叔他们来抢那样,我们要是不厉害点,药材就被奶他们抢走了。

李五丫用孺子可教的眼神看着李七郎,一脸的满意。

这个弟弟,从小就爱黏着她,跟个小尾巴似的,作为姐姐,她有责任和义务负责将人教育成才。

李七郎被看得大受鼓舞,下巴抬着,胸脯挺着,激动得脸都红了,不过很快,脸色一滞,弱弱的求证道“姐,爹真的能当百户、千户,还能当指挥使?

李五丫肯定的点了点头,表示道“只要敢想敢做,就没有什么是不能行的。

一个是最崇拜的爹,一个是最信服的姐姐,李七郎当即被说服了,直接咧嘴笑出声“那爹以后肯定能当上百户、千户,还有指挥使。

一旁的李三郎全程木然的看着弟弟妹妹大白天的做白日梦。

爹在卫所服了二十多年的兵役,才在四年前当上了小旗,官职哪里是那么好升的?

他今年十岁了,在屯里的听了不少事,知道像他们这种没有关系、没钱打点的人家,是很难往上走的。

爹要想升官,只能在战场上搏命,可这可真的是将脑袋挂在了裤腰带上。

他宁愿爹一直是小旗,也不要他在战场上涉险。

这时,庄玉堂一行人已骑马走远,驿站恢复到了平常那样。

看到驿丞转身进了驿站,李三郎立马带着李五丫和李三郎直奔驿站后院。

“三哥、七郎,等会儿我们直接去厨房,要是遇到人,你们就上前拖住,我进暗道将藏起来的东西拿出来。

驿丞虽是新派的,可驿站里的伙计却还是原来的。

驿站里的人知道是李三郎药翻了北燕人,他们才得以活命,是以,在看到李家三兄妹来驿站后,大多都十分的友善。

李三郎、李七郎负责和人寒暄,趁着他们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李五丫偷偷溜进了厨房钻进了暗道。

兄妹三人分工协作,没引起任何人怀疑,就顺利的将藏在暗道里的包袱给拿了出来。

……

“五姐,快瞧瞧有没有什么东西少了?

三人出了驿站,李七郎就忙不迭的催促李五丫检查包袱。

李五丫好笑的看着眼巴巴盯着包袱的李七郎“不会少的,姐可会藏东西了。说着,就将包袱打开了。

一株血参、一朵血芝、一小包虫草,以及两把佩刀。

“可惜那把剑了!

提起呼延贺的佩剑,李三郎也面露遗憾。

呼延贺可是八品高手,他的佩剑自是不一般。

可惜,被庄玉堂收走了。

李三郎小心的将东西包好,然后就带着弟弟妹妹回军屯了。

驿站大门,新任驿丞董文成送前任驿丞周老汉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正携手回家的李家三兄妹。

“那就是药翻北燕人的李三郎?

周老汉点了点头“嗯。

董文成笑着道“下盘沉稳,那孩子学过武?

周老汉点着头“可不是学过吗,他爹李长森是西宁卫所的小旗,拳脚功夫很是不错,三郎这两年一直在跟他爹学。

董文成笑了笑“这就对了,我看过那三个被李三郎杀死的北燕人,就算是突袭,就算中了毒,李三郎要没点武功底子也拿不下他们。

“李长森……我在西宁卫所见过,是个铮铮铁骨的汉子,据说杀敌很勇猛,还有一身过硬的外家功夫。

周老汉笑着道“说来也是他运气,遇到了肯教他外家功夫的老兵。李长森十三岁就进卫所当军丁了,要不是学了身功夫,活不到现在。

董文成面露纳罕“怎么这么小就进卫所了?

周老汉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他爹李老汉,李老汉以前是名墩军,有次不小心从墩台上摔了下来,摔断了右腿,便让李长森去替了他。

说起这个,周老汉面上露出了些同情之色。

“李长森也是命苦,李老汉养了一年,腿就差不多好了,完全可以继续回去当墩军的。

“可是李老汉忍受不了当墩军的苦,愣是没有把替自己的儿子叫回来。

董文成听得有些愕然“那李老汉的心可真够狠的,让十三四岁的儿子顶替自己当墩军,这还是一个当父亲的吗?

周老汉嘴角带着些讽刺“谁说不是呢。

李老汉那个人,他是很瞧不上的。

按照大燕律法,军丁要到五十岁方可退下来。

李老汉前年才满五十,按照军户一家只出一丁的规矩,相当于李长森替李老汉服了近二十年的兵役。

二十年啊……

李长森的命真的太不好了,摊上了那么一个自私的爹,对了,家里还有个偏心的娘,想想他都为李长森感到心酸。

董文成虽也有些同情李长森,可别人的家事他不好多置喙,看到从军屯方向走来十多个人,立马道

“周叔,我刚来,对这边不熟,驿站底下的暗道是上头下令要填的,等会儿你可得帮我好好看着那些来做活的人。

周老汉连忙保证“放心,我绝不会让他们偷懒的。

董文成点了点头“周叔,你跟我说说这些人吧。

周老汉飞快的将来人的情况告诉了董文成“对了,走在最后的那三人就是李长森的爹和两个弟弟。

董文成看了眼,顿时啧啧了两声“李长森长得牛高马大,他爹和弟弟怎么长得这么矮?要不是你跟我说了,我真没法想象他们会是一家人。

周老汉笑了一声“不仅大人相差甚远,你是没瞧见,李家二房、三房的孩子和三郎四兄妹站在一起,那也是一下就被比下去了,屯里人都说李家的好风水都给了李家大房。

董文成笑了笑,见来做工的人已经到了,就没在和周老汉闲聊了。

……

天岭屯屯口,李五丫牵着李七郎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李三郎眉眼含笑的走在后头。

三兄妹快要进屯口时,侧道上走出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

汉子走路一瘸一拐,面色严肃寡言,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胆小的人见了,都会忍不住绕道远离。

“叶大叔!

李五丫见到那汉子,立马笑容灿烂的跑了过去,十分熟稔的问道“叶大叔,你啥时候回来的?这次卫所放几天假啊?

叶默淡淡的瞥了瞥眼前这个脸皮比城墙还要厚的小丫头,没理会,直接错开身子,大步朝屯里走去。

被无视了不知多少回的李五丫,面色僵硬了一秒,立马又恢复成笑吟吟的模样,看到叶默手中的提着一捆柴,立马道

“叶大叔,你常在卫所,想来家里没多少柴火,你这一捆也烧不了多久,我和我哥再去给你砍点啊。

回答她的是叶默头也不回的背影。

等人走远,李七郎捂脸看着李五丫“五姐,你不要总是这样上赶着讨好叶大叔行吗?感觉很丢脸耶。

李五丫抬手就弹了一下李七郎的脑门“什么叫上赶着讨好?我这分明是表达我的崇敬之情好不好?

说着,有些泄气的垮下了脸,她都连着两年在叶大叔面前唰好感了,可惜这人愣是没一丁点松动。

“叶大叔咋就看不上我呢?像我这么聪明伶俐的小孩,一看就是练武奇才还不好,他收我为徒,不亏!

李三郎好笑的看着自信满满的妹妹“五丫,你要想学武,哥可以教你啊,你要觉得哥不行,等爹回来让他教你好了。

李五丫面上露出嫌弃之色“我才不要学什么外家功夫呢,万一练成芭比金刚怎么办?

“什么金刚?

李三郎、李七郎都糊涂的看着李五丫。

李五丫双臂抱胸,哼哼道“反正我就是不要学外家功夫。

上辈子,因为生存环境恶劣,为了好好活下去,她不得不当个比男人还彪悍的悍女,由于气场太强,没有男人敢靠近,以至于到死她都还是个大龄未婚女。

这辈子好不容易可以重新来过,她才不要走上辈子的老路呢。

“学外家功夫,练得五大三粗,很难看的好不好,人家长大了是要做小鸟依人的女娇娥的。

李三郎“……

小鸟依人?

女娇娥?

李三郎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妹妹在驿站里手起刀落、干净利索解决北燕人的画面,面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小妹对自己的认知好像有些偏差!

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集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