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桑棉岑凛时完整版

>

桑棉岑凛时完整版

岑凛 著

南初 岑凛 现代言情

这本备受关注的《桑棉岑凛时》是一部情节扣人心弦的小说,其中的情感冲突、人物形象和主题探讨都令人印象深刻。它将带领读者探索现实中的复杂问题。本书的精彩内容:南初心疼的看着她,“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这六年来,你和他没遇到的时候,他直接把你饭碗给砸了,还让同圈子的公司不准录用你。昨晚只是你和他第一次重逢,他就差点要你小命,下一次再遇到,岂不是更狠?”...《......

来源:xkxs   主角: 岑凛南初   更新: 2023-10-01 12: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岑凛南初是《桑棉岑凛时》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岑凛”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回了家,又亲自给她身上的红疹涂药。当时他说,以后不会再让她沾一滴酒精,他一点也不能失去她。是啊,他不记得了……所以这酒,是逃不掉了。桑棉眼眶有点热,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拭去眼角那抹湿润后,她转身,唇角扯出一抹苍白笑意:“好啊,我喝...

《桑棉岑凛时免费阅读》 第3章

男人声音低沉磁性,透着上位者的威严和不容抗拒。
桑棉双脚下意识就定住了,但她没回头“岑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既然是来挣钱的,何必急着走?…《桑棉岑凛时免费阅读》免费试读“站住。
男人声音低沉磁性,透着上位者的威严和不容抗拒。
桑棉双脚下意识就定住了,但她没回头“岑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既然是来挣钱的,何必急着走?桑棉攥紧了拳头,有种不好的预感……“啪!岑凛时将一叠厚厚的现金,随意摔在桌上。
他挑挑眉头,似是看戏一般“把这瓶酒喝了,这钱就是你的。
喝酒……桑棉背脊颤了颤,她咽了咽唾沫“岑总,抱歉,我酒精过敏。
岑凛时笑了,轻飘飘的丢了句“是吗,不记得了。
冷漠至极。
不记得了……她对酒精过敏,哪怕是喝度数很低的果酒,也会全身起疹子,如果是喝白酒的话,会严重到休克。
六年前,她因为误食酒精饮料,浑身过敏起了大片大片的红疹,当时,岑凛时心疼坏了,大半夜背着她去医院挂水,挂水导致手臂肿胀,岑凛时就坐在她旁边,帮她揉了一晚上胳膊。
回了家,又亲自给她身上的红疹涂药。
当时他说,以后不会再让她沾一滴酒精,他一点也不能失去她。
是啊,他不记得了……所以这酒,是逃不掉了。
桑棉眼眶有点热,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拭去眼角那抹湿润后,她转身,唇角扯出一抹苍白笑意“好啊,我喝。
希望岑先生不要食言。
岑凛时让她喝,她不喝,走不掉的。
她深知,岑凛时有多恨她。
那一瓶白的,伏特加,56度,是用来调鸡尾酒喝的,单喝,哪怕对酒精不过敏,一瓶下去,也会胃穿孔吧。
小相思还在家等她,喝了这酒,就能回家了。
桑棉瞥了一眼那叠现金,挺厚实的,她笑“这一叠,有三万吗?男人那双清寒的黑眸,就那么直视着她,“三万五,一瓶酒,你赚大了。
是啊,挺赚的……小相思的学费有了。
说着,桑棉伸手直接抓住了酒瓶……江屿川连忙按住酒瓶,“凛时!会闹出人命的!江屿川看不下去了,说起来,桑棉也是帝都大学的,算是他的学妹,六年前,他们几个,也算有不错的交情,他做不到袖手旁观。
而且,他也不信岑凛时对桑棉真的没一点感情了,今晚,他本想借着岑凛时的生日,叫来桑棉,缓和缓和他们的关系,可没想到……弄巧成拙。
“川儿,凛时和桑棉之间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桑棉说喝,那便是能喝。
陆之律吃瓜不嫌事儿大,何况,他一直不喜欢桑棉,觉得桑棉是个祸水,要不是她,岑凛时也不会有三年的牢狱之灾。
桑棉眼角红了,可那张漂亮清丽的脸蛋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没关系,我喝,今天是岑……岑总的生日,我喝,我喝……不能扫了岑总的兴致。
声音里,已经有了哽咽。
她操起酒瓶,直接对嘴吹,那辛辣的烈酒,从口腔灌入喉咙,像是玻璃碴一样,划的她皮开肉绽,眼泪止不住的在流。
因为喝的太快,那些酒都呛了出来“咳咳咳……很快,桑棉脸上,脖子上……露在外面的皮肤全红了,很明显是过敏了。
江屿川一把夺过那酒瓶,“够了!桑棉今天是我请来的,还要喝的话,我替她喝!桑棉头晕乎乎的,但思维却异常的清醒,她抬手擦了擦嘴角的酒渍,看向岑凛时,咧唇一笑“岑总,生日快乐。
男人无动于衷的坐在那儿,冷酷的没有一丝人味儿,他那张卓绝俊脸,笼在半明半暗的光线里。
桑棉看不清他脸上的情绪,好像……真的不认识他了。
是啊,六年,足以改变一个人,让一个人面目全非。
六年前的岑凛时,穿廉价的白衬衫,如今,他穿着昂贵的高定衬衫,就在她眼前,可她,却忽然觉得他距离她好远,好远。
岑凛时没再继续发话,这便是愿意放桑棉走的意思。
陆之律拿起桌上那叠钱,丢在桑棉身上,桑棉没接住。
那些钱,便掉落在桑棉脚边。
“桑大小姐,挣钱都不容易的,今晚算你走运,岑总生日,心情好,放过你了。
桑棉点点头,蹲下身子,用那双已经起了红疹的手去捡地上的钱,“谢谢岑总,谢谢陆总,谢谢江总。
就在桑棉捡到最后一张钞票时,一只手工定制的昂贵皮鞋,踩在了那张钞票上。
岑凛时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仿佛看着一粒渺小微尘。
桑棉用手拉那张钞票,岑凛时并不抬脚。
她低着头,一滴眼泪砸在他皮鞋上,她哑着声说“岑总,请高抬贵脚,放过我。
桑棉,你觉得委屈?不……不委屈。
更是不敢委屈,这是她欠他的。
男人勾唇,笑意冷沉的没有半分温度“在里面那三年,1095天,我每天都像你现在这样,苟延残喘。
桑棉,你没有资格委屈,今晚,就当做是我收的那三年的一点利息。

小说《桑棉岑凛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桑棉岑凛时完整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