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脱离原生家庭王晓雅王永存全文小说

>

脱离原生家庭王晓雅王永存全文小说

王晓雅 著

王晓雅 王永存 现代言情

《脱离原生家庭王晓雅王永存》是网络作者“王晓雅”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王晓雅王永存,详情概述:主角叫王晓雅王永存的小说叫做《脱离原生家庭》,它的作者是褒姒64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脱离原生家庭》第1章免费试读第1章1晚上十点——【王永存:大姐,......

来源:xkxs   主角: 王晓雅王永存   更新: 2023-10-01 12: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脱离原生家庭王晓雅王永存》,男女主角分别是王晓雅王永存,作者“王晓雅”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王永和:???你瞎了吗?为什么不回复?王永安:装死。6一个一个弹窗从手机页面跳下来,我索性将手机背过去,塞进了货架底下,继续拿着小本子记录起了产品的生产日期。没想到他们一点都不知道消停二字怎么写,一个接着一个的视频电话、语音电话打来,手机叮叮咚咚的响起,**就没停过。便利店老板走了过来,脸色不愉地敲...

《脱离原生家庭》 第1章

主角叫王晓雅王永存的小说叫做《脱离原生家庭》,它的作者是褒姒64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脱离原生家庭》免费试读1晚上十点——王永存大姐,你这个月打钱了吗?王永杉是啊,学校要交牛奶费,我们都高三了,不交钱会被看不起的。
王永和???你瞎了吗?为什么不回复?王永安装死。
6一个一个弹窗从手机页面跳下来,我索性将手机背过去,塞进了货架底下,继续拿着小本子记录起了产品的生产日期。
没想到他们一点都不知道消停二字怎么写,一个接着一个的视频电话、语音电话打来,手机叮叮咚咚的响起,**就没停过。
便利店老板走了过来,脸色不愉地敲了敲我的桌子「王晓雅,不是说好了明天要给你办工作证,你的户口本拿过来了吗?还有,你能不能看看你手机去?一直叮叮咚咚的,烦死了……」
我不好意思地点头哈腰致歉「不好意思啊,我马上联系家里。
手机是我家里弟弟不懂事,闹着玩的,我现在就关……」
说着,我蹲在地上捡起来,打开手机的一瞬间,就被上面几百个未接电话惊呆了。
我那四个弟弟好像疯了似的,一直在给我打电话,最后就连妈妈都给我打了十来个。
最新的一条短信,是妈妈发的王晓雅,你要是不回消息,你就当我们都死了吧!我们这就死给你看!又来了……每次我无视他们的消息,他们总会寻死觅活威胁我,就因为我是老大吗?当年没考上高中是我的错吗?在我想复读的时候,我妈毅然决然的把我逼上了南下的火车,逼着我去外地打工赚钱养家。
她拿着爸爸工伤的巨额赔偿款在乡下养四个弟弟,偏偏把我扔出去。
我面无表情的回了条消息妈,给我传真下户口本,谢谢。
我妈这下秒回现在用得着我了?不传,除非你先打钱!我眉头一皱,好说歹说才跟三个老板明天都请了假,准备亲自回趟家拿回我的户口本。
2我轻装上阵背着书包回家的时候,迎面碰上了王永存,他正穿着双崭新的球鞋准备去土操场跟他的狐朋狗友们打篮球。
看着他那一身豪华装备,运动衣、裤子、球鞋,我皱了皱眉「你不是说没钱交牛奶费了吗?怎么能买这么贵的衣服?难道我的钱你们都用来干这个了?」
老三抱着球警惕的看着我「你这个瘟神怎么回来了?这是我妈给的钱,我怎么花用不着你管!」
说完,他一溜烟从我胳膊下钻了出去,跑远了。
拿他们没办法,我也只能愤愤地跺了跺脚回屋了。
我妈正躺在床上嗑瓜子看电视,看我一回去,眼神都呆滞了「你……你怎么回来了?」
我看也不看她,径直走到客厅放着的大衣柜下,往出翻找铁饭盒,饭盒里放着我们的户口本。
她咬咬牙,不顾我仍塞在衣柜里的手,冲上来就要关门。
「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你既然有一个月打三份工的本事,能挣好几千块钱,却一分都不给家里花,每次我们问你要钱都跟要你命似的!你是不是想跟我们断绝关系?告诉你,门都没有!」
钱钱钱,又来了。
每次回家三句话离不开钱,四句话离不开节俭,五句话都在说懂事,六句话说养我不容易,七句说看看别人家孩子,八句说的是你要争气……这就是家人。
我俩对峙着,而我最小的弟弟看到这种场景也像司空见惯似的,目不斜视的从我俩身边离开了。
最终,我还是妥协败下阵来。
在我妈贪婪的注视下,我把上个月剩下、本来打算存起来的三千块钱都转给了她。
收到转账短信的时候,我妈撇了撇嘴,不屑地看着我。
「这就是你打三份工的结果?你这钱还不够我们日常买菜用的呢!你弟弟们年纪小,需要补身体,我看你长得也不瘦,以后从你的伙食费里再腾出一部分给他们吧。
对了,我看电视上演捞海参的,人家说吃那个对身体好,你给我们买点尝尝……」
看着她喋喋不休、口水乱喷的样子,我忍不住道「这些日常开销你不是有爸爸留下来的钱吗?我可一分都没花上。
再说,咱家家庭负担重就少吃些,照样能养好身体!」
我话音刚落,老妈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我连忙闪躲,接着用难以置信的看着妈妈。
我说错什么了吗?她恶狠狠的盯着我,仿佛我是她的仇人、不是她的孩子似的「王晓雅!你个**东西!你竟然还惦记着你爸那点少得可怜的赔偿款!告诉你,我跟你弟弟们活着的一天,就没你一分钱!你那几个弟弟是我们全家的希望,是你这个赔钱货能比得上的?就是你饿死,他们都不能受委屈!你既然这么对我,那我决定了,以后如果你不把工资的三分之二拿回来,我就去你单位闹!我倒要看看,谁还用你这个白眼狼!」
因为没钱,我每天只能吃一顿饭,此时的我眼前一阵阵发黑,不知道是因为低血糖还是因为那个巴掌。
我捂着脸哆嗦着身子,有多少骂她的话在喉间就是没能说出来。
如果,如果当时我能考上高中,会不会就不是现在这样了呢?我会上高中、上大学,见更多的人,拥有更好的工作,更快的脱离原身家庭给我的痛苦……可惜没有如果,现在的我,一辈子都要困在妈妈给我编织的“以爱为名、“以责任为名的囚笼里了。
3我惨然的笑笑,转过身去拉开下面的抽屉,找到了那个尘封的铁盒子。
这么多年没用上都没人打开,上面落了一层土。
就在我揭开盖子的时候,我妈却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冲上来就要抢我手里的盒子。
我下意识往后撤了半步,胳膊肘磕上了电视,手腕一松,手里的铁盒子摔到了地下,里面的东西散了出来。
我妈疯了似的一个猛冲要拿走里面的东西,我皱了皱眉,一个箭步挡住了她,眼疾手快的捡起户口本。
果然,户口本下压着一个被叠成小块块的纸,我先她一步捡了起来,径直打开。
然后,我惊呆了!那份妈妈不愿意让我看到的东西,竟然是我的高中录取通知书。
录取通知书上写着——恭喜王晓雅同学,你已被录取为庆安三中高中一年级新生,请持本通知书、准考证、初中学籍卡、学费到校报到办理入学手续。
逾期不报到者,视为自动放弃入学资格,取消录取。
落款日期为2006年。
庆安三中是我们城里最好的高中!原来我费尽千辛万苦考上的学校,二十年前早就被深深藏进了这一方衣柜里!?我的手忍不住发抖。
我这么多年以为自己没考上,其实是妈妈藏起了我的通知书!看到我的神情,我妈也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强撑着她的“家长脸面,绷着脸告诉我「你干嘛一副这种样子,好像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考上了又怎么了?当时咱家没钱,就算有也得紧着你弟弟们先花,他们那会那么小,你上个学把家里掏光了,我们这些人喝西北风吗?你别瞪我!你以为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吗?你爸快死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我突然苦笑了声「我知道家里的情况,我也会有自己的选择。
我考上了自己放弃和你藏起我的通知书逼我放弃,这是两个概念。」
我妈呼吸一滞「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概念不概念的,你还得感谢我让你去上班呢!否则你现在的工资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行了行了,户口本也拿上了,你赶紧走吧,再过一会你弟弟们就放学回来了,家里不欢迎你!」
是的,在她的熏陶下,我那四个弟弟从小看我就跟仇人似的,根本不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平时也都以“瘟神称我,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无情的,只会吐钱的ATM机器。
我是被她推出去的,连带着我的行李和我手里紧紧捏着的录取通知书,一起被关在了院子外。
4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村子的,只是浑浑噩噩地迈着每一步。
每踩下一步,我都在幻想着,这是迈向庆安三中的路,是我经历了无数个学习到半夜的夜才能去的地方。
就这样,我失魂落魄的回了第一份工的地方。
这是一家不间断的电子厂,一天一休,而我也只能趁着自己下班或者休息的时候急忙去第二份工作地点。
在电子厂里,我都没来得及收拾自己,匆匆换上工作服投入了工作中。
但我“原本能上高中、上大学,改变自己人生的想法却不断盘旋着,安零件的时候还漏了好几个,线长还总骂我……为了让自己回归在正道上,我逼着自己忙得团团转,根本没有时间想其他的。
因为我只要一歇下来,满脑子都是那张旧黄的录取通知书,它就像梦魇一样狠狠的罩住了我。
这边一下班,我就赶去了下一个地方、接着是第三份工。
就这样连轴转了一周,那天在电子厂正猛猛工作的时候,我不受控制的从椅子上栽了下来,猝死在了岗位上,永远的离开了人世……我飘在空中,看着大家手忙脚乱的停工、把我送进医院、通知我妈、医生给我拉上白布。
等我妈和四个弟弟来时,看到的是我搭着白布的尸体。
他们扑在我的尸体上哭,嘴里不住念叨着「儿啊!你怎么死得这么惨啊!你怎么能猝死啊!都是那个黑心工厂!你等着!我们给你讨说法去!」
原来到现在,他们始终把钱放在第一位,像我爸一样,用我的死去威胁电子厂换钱!我飘在空中,露出惨白的笑容,身子不受控制的被一阵大力吸走,刺眼的光逼得我阖上了眼睛……身体一阵疼痛,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熟悉的温馨房间。
这是哪儿?我低了低头,看着自己明显缩水了一大截的身子和四肢,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跑到衣柜上带着的大镜子前。
颤颤巍巍的指着镜子里自己的脸。
这,不就是初中时候的我吗?难道,我回到了我中考那年?!看着墙上挂着的日历写着2006年7月,又听到外面弟弟们嘈杂的哭闹声,我才反应过来——我的判断确实是正确的。
我回到了爸爸刚死后不久的那段日子,这时候巨额赔偿款还没下来,我妈带着我们姐弟五个人成天去工地上闹事。
「王晓雅!你起床没有!再慢点赶不上刘叔的拖拉机了,咱们还怎么去城里找他们!你爹可不能白死啊!」
「永存,你干嘛推你弟弟!别哭了!!!!」
门外忙作一团,我妈的尖叫声如雷贯耳。
这一刻,我才真的觉得——我好像,确实重生了。
我看着镜子里小小的人坚毅的脸,握紧了拳头。
重活一世,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守护住属于我的一切。
录取通知书、高中、大学生活,我全要!5我特意将我小家里的暖手宝拿出来贴在额头上,弄热自己的额头,自己摸了几次,看没有破绽才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虚弱的喊出了声「妈,我病了,我去不了了……」
我想假借自己发烧不掺和他们的事儿,去忙自己的。
门外传来一瞬间的安静,接着我妈猛的推开门「你个死丫头,正经用你的时候尽给老娘出幺蛾子!你们这几个兔崽子没一个让我省心的!算了算了,你赶紧在家躺着,别严重了!老娘可没钱给你看病…儿子们,跟娘走。」
他们乌压压出了门,直到听到门口传来的拖拉机发动声,我才放心的认为他们也已经走远了。
果然,我打开了门出去一看,家里的陈设还是记忆里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中间摆起了爸爸的遗像,灵堂还没撤走。
看着爸爸的音容笑貌,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的蒲团上,抖着手捡起地上的香,给他插了三支进面前的小香炉里。
「爸,我回来了。
没想到竟然还是没见着您,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经营自己这辈子的,属于我的任何人都别想夺走。」
我眼前一片明朗,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抬起头的时候,额头一片通红。
看院子里没人了,我溜了出去,一股脑跑去了镇上的邮局。
我用尽全力在土硌啦上跑着,感受着年轻、充满活力的身体带给我的快乐。
前世的我别说跑步了,多年的辛苦工作让我的身体早就虚的不行,多走两步就哼哧带喘的,又是低血糖又是营养不良,头发大把大把的掉,看起来非常憔悴,怪不得回家会被几个弟弟看不起。
我一溜烟跑了过去,扒在台子上问里面的人「叔叔,我的通知书到了吗?」
里面被埋在信海里的人头也不抬「名字?」
我新奇的向里面看去「王晓雅。」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他递给我一个信封,冒出头来说「你这孩子还真幸运,今天刚来的,我们还没去散你就来领了……怎么,这个很重要吗?」
我握紧手里的信封,眼泪唰的就出来了,把他吓了一跳。
他顿时手足无措「诶,你怎么哭了?」
我擦了把眼泪,破涕为笑「是啊,对我来说很重要,这是我高中录取通知书!」
是我上辈子遥不可及的梦,也是我以后美好人生的敲门砖。
叔叔探出身子「我看看……哟,是庆安三中啊!」
我笑着道谢,拿着通知书兴高采烈地回了家。
回家后,我把通知书拆出来,将报到需要用的东西统统找到压在床底下。
这次,轮到我骗她没考上了。
小说《脱离原生家庭》试读结束。

小说《脱离原生家庭王晓雅王永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脱离原生家庭王晓雅王永存全文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