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畅读佳作推荐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

>

畅读佳作推荐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

探花大人 著

军事历史 小七 许瞻

军事历史《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是作者“探花大人”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小七许瞻,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小七混迹魏国军营数载,无人知晓她的女儿身,直到沦为燕军俘虏,被带到燕国公子许瞻面前。初时,许瞻说她名字低贱,只叫她“魏俘”。她讨好道,“公子觉得不好听,便为小七赐个名字罢。”他轻笑一声,“你在我眼里如同死物,不必有名字。”为了活命,她又建议,“公子带我回燕国罢,我很会侍奉人。”他的话刻薄低冷,“燕宫宫人婢子众多,不缺你一个。”后来她一心想回魏国,许瞻却将她困在燕宫,不许她走了。宫门嵯峨,殿高百丈。他宽衣上榻,欺身迫来,“小七,你刻在了我的骨子里。”...

来源:rmsjzddi   主角: 小七许瞻   更新: 2023-10-01 10: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军事历史,作者“探花大人”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小七许瞻,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她突然意识到那是什么。是血。她太熟悉血了。脑中随即轰然一声响...

第36章

小七惊慌醒来,才知适间不过是一场黄粱梦罢了。将将要舒一口气,却察觉那股泉眼依然向外淌着。
她突然意识到那是什么。
是血。
她太熟悉血了。
脑中随即轰然一声响。
她把那洁癖公子的卧榻弄脏了,身上的广袖曲裾定也被浸染透了。
她知道自己有多处内伤,但那处从未流血。
母亲故去得极早,从来无人教导她女子这一生都将会发生些什么,因而她什么都不知道。
暗沉沉的阴影遮住了眼前的光,抬头见许瞻一身皎玉色里袍正负手立在榻前,那漆黑如点墨的眸子神色不定,内里的情绪叫人辨不分明。
小七心中惴惴,在他面前越发觉得自己肮脏污秽,一时手足无措起来,下意识地扯来锦衾将自己紧紧裹住。
偏偏那人命道,“下来。
小七双颊发白,却不敢逆他,踟蹰着坐起身来,又迟迟再不肯动一下,瑟瑟望着那人,益发喘不过气来。
但凡起身离了榻,那人立刻便会发现她遗下的污血。
他洁癖甚重,见此定怫然不悦。
那人嗤笑一声,长眉一挑,“怎么,想留下过夜?
小七的脸颊乍然红了起来,她的惊惶不安在他居高临下的打量下无处遁形。
她不怕许瞻赐死,但惧怕他的折辱。
心中栗栗危惧,不由得屏气敛声,声音低得只有她自己才听得清,“公子恕罪……
“嗯?
那人眸光一沉,果然没有听清。
小七骇得眼底沁泪,她垂下眸去求道,“公子恕罪……
那人凝眉,“你有何罪?
见她不答,又不动,他失了耐心,一把拽起她的手臂便将她拽下了卧榻。
所幸拽得不是伤处。
小七轻吟一声,顾不上疼,忙垂头跪稳了,“公子恕罪!
内室一时寂无人声。
她只听得见自己的心似金鼓喧阗,又如银瓶乍破,几乎要从喉腔之中迸将出来。
她偷偷去瞧许瞻。
那人望着茵褥上那一小滩殷红怔了片刻,待缓过神来眉眼瞬间冷了下去,薄唇轻抿着,扬起手来便要朝她掴下去。
小七惊惧交织,想躲又不敢躲,只得紧紧闭上眼睛,等那劈头盖脸的一巴掌。
但那人缓缓垂下手去,那一巴掌并没有扇下来。
他大概也想不明白,因而只是凝眉问道,“怎会有血?
血还在汩汩往外涌着,小七深埋着头,她不知道,她猜自己一定是要死了,也许中了毒,也许内伤发作,只是喃喃回道,“公子恕罪,奴不知……
那人神情冷肃,“那便叫医官来看。
小七羞于启齿,又不敢被人知道,头愈发地低了下去,“奴没有事,奴给公子清洗干净,公子不要召医官!
他愈发疑惑,眉梢紧蹙,似乎还要说什么,忽听有细碎的脚步声走来,很快有寺人在外禀道,“公子,陆大人来了。
那人冷肃的眼眸从她身上掠过,继而命道,“叫他进来。
寺人一怔,茶室是许瞻独处的地方,多少年都不许旁人进来,寻常军师来,亦都是在正堂议事。
寺人忙恭敬应了,不久陆九卿推开木纱门,解履进了茶室,躬身施了礼,“公子……
正要说话,却瞥见内室尚有旁人,忙止住了口。
许瞻尚在内室立着,随口问道,“何事?
“是王叔的事。
许瞻这才回过神来,将将要转身出去,却又忽地顿了下来,“九卿,你来。
陆九卿忙应了,上前几步进了内室。
“她流了许多血,不肯见医官。你懂些医理,看看怎么回事。
小七的脸唰得一红。
她没想到许瞻竟叫陆九卿来看。
陆九卿应了一声俯身便要把脉,小七慌得往后一退,“大人!
陆九卿温和笑道,“把脉,姑娘不必害怕。
她的双手掩在广袖里紧紧绞着,指甲嵌入了掌心却浑然不觉,颤着声道,“小七无事。
许瞻便朝榻上扬了扬下巴,陆九卿循着他的眸光看去,很快便了然笑道,“公子不必担心,是女子癸水。
许瞻眼眸微眯,“什么癸水?
想来他从不曾碰过女子,自然不知癸水是什么东西。
小七也不知道什么是癸水。
陆九卿便引许瞻离开内室,低声道,“《寿世保元》中写了,‘室妇十四岁,经脉初动,名曰天癸水至。’公子勿忧,姑娘这是成人了。
小七愈发脸红,透过木纱门偷偷往茶室瞥去,陆九卿的声音亦是愈发低了,“公子不如放她回去,该怎么做,槿娘自会教她。
便见许瞻转头朝她望来,一双丹凤眼里溢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小七慌忙垂下眉来,长长的睫毛似小香扇般将那人若有所思的目光挡了回去。
料定此时罗裙定然湿透了,分明是如芒在背,却一动都不敢动,便垂着头窘迫地跪坐原处。
好一会儿过去,竟见陆九卿进了门,继而一张大氅裹在了她身上。
小七讶然抬眸,没想到陆九卿如此细心。
他还温声说道,“姑娘先回去罢。
小七心中十分感激,一双素手抓紧大氅起了身,屈身施了一礼,却又不敢再去看他,只是细语道,“多谢大人。
陆九卿含笑点头。
小七仓皇往外逃去,亦不敢再看茶室里的人,连丝履都忘记穿上,穿过木廊便要往住处奔逃。
及至一双脚落进冰凉的雪地,才想起来丝履尚留在木廊上。
这丝履仅有两双。
寺人只发放了两双,来时穿的全都被丢弃了,说是进了兰台便不许再穿外头的破东西。
倒也是,这里头就连寺人婢子的衣袍鞋履都是她这辈子也买不起的云锦华缎。
丢不得。
小七悄悄转头往茶室看去,室内那两人正兀自说话,她腆着脸偷偷溜了回去,隐在木纱门后蹑手蹑脚地将丝履拖了回来。
她拖得很慢。
不过一点点的沙沙声。
她敢保证自己藏得很好,连脑袋都没有露出来,室内的人不会发现。
但听里头的人叙话声一顿,继而笑道,“命人洗干净了,再收起来罢。

小说《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读佳作推荐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