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全文浏览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

>

全文浏览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

探花大人 著

军事历史 小七 许瞻

主角小七许瞻出自军事历史《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作者“探花大人”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小七混迹魏国军营数载,无人知晓她的女儿身,直到沦为燕军俘虏,被带到燕国公子许瞻面前。初时,许瞻说她名字低贱,只叫她“魏俘”。她讨好道,“公子觉得不好听,便为小七赐个名字罢。”他轻笑一声,“你在我眼里如同死物,不必有名字。”为了活命,她又建议,“公子带我回燕国罢,我很会侍奉人。”他的话刻薄低冷,“燕宫宫人婢子众多,不缺你一个。”后来她一心想回魏国,许瞻却将她困在燕宫,不许她走了。宫门嵯峨,殿高百丈。他宽衣上榻,欺身迫来,“小七,你刻在了我的骨子里。”...

来源:rmsjzddi   主角: 小七许瞻   更新: 2023-10-01 10: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小七许瞻,《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军事历史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这规矩远比营中森严。“记住了,入了兰台的,不是姬妾,便是奴隶。你呀,怎么病歪歪的,打起精神来,要是哪日出了岔子,可有你好受的!”小七忙应下,“奴记下了,多谢总管大人提点。”郑寺人继续往前走去,还警告了一句,“还有,公子不是你们这些俗物能惦记的,别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第47章

可除了“勾结军师这一宗罪,其余没有一宗不是真的。
但便是这一宗,她也要为自己辩解。
“公子,奴把陆大人看作朋友,奴并非勾结军师……
那人目光苍冷,声音凛冽,“你是什么身份,怎配与九卿为友!
小七心中刺痛,一股酸涩之感传遍五脏肺腑,生生地将眼眶逼得湿润起来。
她是魏国的战俘,如今又在兰台为婢,这样的人的确配不得做陆九卿的朋友。
她低垂着头,一时便将话语噎在喉中。
“饮。那人倒了满盏,简短命道。
小七双手轻颤着端起角觞,仰起头时眸中清波流转。
第二盏的酒淌过喉间腹内,喉间腹内便似被火烧灼了一般,迫得她喘息益重。
那人不理她的不适,抬手又斟了一盏。
若这便是他的清算,那这清算并不算重。
他们俘获的魏军从来不留活口,不是当了肉盾便是就地坑杀。
即便对待自己人亦素不手软。听说燕庄王十六年那时,也就是大前年了,一位王叔欲谋大逆,被刚行了冠礼的许瞻亲手削掉了脑袋,用的便是他每日佩戴腰间的青龙宝剑。
不说从前,眼前便有活生生的例子,槿娘是正统的燕人,不也因一封“通敌的信被吊起来打个半死吗?
小七谋的是命,是家。
他谋的是权,是国。
他是在刀尖上舔血的人,凡事都要比常人多虑十分,因而虽不杀她,却也疑她。
把她的家书看作是里通外和,把送给陆九卿的酒当作是勾结军师。
立场不同,道义不同,原也怪不得他。
这时候反而再去辩白究竟有没有里通外和,究竟有没有勾结军师,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看到的,必是他站在自己的地位上必然应该看到的。
留她一命,已是格外开恩。
小七腹如火烧,迟迟不肯再饮,低声求道,“公子……奴知罪了……
“何罪之有?
她的声音益发低了下去,“公子说的,奴全都认。
“还有一桩。
小七恍然失神,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的死罪了,竟还有一桩罪。
那人眉心紧蹙,“既是我的人,便当洁身自好。
小七兀自怔着,那人已失了耐心,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轻易便撬开了她的唇瓣,一罐酒悉数往她口中灌去。
那酒倒得她满脸都是,小七躲不过,连连呛咳起来,分不清到底是酒还是泪。
她紧紧闭着眸子,本能地去抓握那人如钳子一般的手腕,那人却一巴掌下来将她的手打了开去。
酒仍旧在灌。
毫不留情地呛进了她的口鼻之中,她窒得无法喘息,又去抓握那人的手。那人素来嫌恶被人触碰,她毫无力道的抓握仍旧激怒了他。
忽听一声沉闷的撞击,继而酒不再倾灌,小七睁开眸子还不等抹去脸上的酒渍,一双纤细的手腕却被人牢牢扣住,继而被什么东西捆牢了,旋即半张身子被按在了长案之上。
她挣脱不开,只能求饶,“公子……
她的声音被酒浸得越发娇软,不开口还罢,一开口那人眸色愈浓。
忽地胸口一凉,酒如溪流一般悉数淌进了她的领口,似被灼烧一般冰凉凉却又火辣辣的,胸前的衣袍立时浸出一大片酒渍。
小七瑟然发抖,禁不住轻吟出声。
进而一整罐酒全都倾在了她身上,将她的身形毫无遮拦地凸显出来。
她从未饮过这么多酒,早就被灌醉了,若不是被缚住双手的绑带似被锁在了某处,使她动弹不得,此时她便该瘫软在席子上了。
这桃花酒烧得她面色酡红,烧得她胸口剧烈起伏,她迷迷糊糊地睁不开眼,隐隐约约地看见许瞻似乎依旧在她身前。
那人喉头滚动,眼神渐深。
可小七已不知此时置身于何处了。
四围周遭都是山桃的味道,恍惚间好似回到了桃林镇。
云意深深,雾气微浓,那漫山遍野的山桃开得多好啊,夭夭灼灼的一大片,全是粉粉淡淡的颜色。
春和景明,惠风乍起,卷起铺天盖地的一片落英,又向下覆来,在地上铺满厚厚的一层粉瓣,她便躺在那厚厚软软的粉瓣上。
朦胧中好似有人欺身上来,滚热的指腹在她唇瓣上轻勾描绘,她心中一颤,只觉得自己浑身烫得厉害,那人温热的吐息肆意充斥在她的颈窝耳畔。
云倦瓦凉,灯枯焰弱。
桃花酒清甜的味道将整间茶室盈得满满的,她看不清眼前那人的模样。
忽地胸口凉意津津,原先被酒打湿的衣袍自那人骨节分明的指间轻易便被剥了下去。
那人在她耳畔低喃,“小七……
只有沈宴初才会这般唤她。
旁人是从来不会的。
她好似看到沈宴初正侧身卧在一旁,他的身下亦是厚厚软软的落花,四月温柔的日光透过重重花影打在他的脸颊之上,他眉眼缱绻,温声唤她,“小七。
连日来的惊惶不安登时散去,小七心里欢喜,她伸手攀上他宽厚的肩头,软声吟道,“大表哥……你来接小七了吗?
恍惚间那人手上一顿,小七蓦地一凉,方才那温热的人再感受不到了,见沈宴初已转身走了,小七被缚着不能起身,心下一急,叫道,“大表哥……
但沈宴初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朝桃林深处走去,渐行渐远,渐渐地再也看不见了。
小七心中酸涩,迷迷糊糊才睡了过去,便被一盏凉茶水泼得醒来,她一激灵,连连打了几个冷战。
见那人衣袍不似初时整齐,而自己半张身子皆袒露在外。
那人脸色十分难看,话亦是淬了毒一般,“娼妓!

小说《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浏览燕宫杀,公子他日日娇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