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精选小说推荐恋爱后,我成了乐坛天王

>

精选小说推荐恋爱后,我成了乐坛天王

高卧北 著

唐一敖萧雨涵 恋爱后,我成了乐坛天王 都市小说

网文大咖“高卧北”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恋爱后,我成了乐坛天王》,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唐一敖萧雨涵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身为娱乐圈小透明,他不仅事业衰落还被人羞辱。而事情在他遇见六年前的高中同学时,有了转机。那为漂亮的女同学,不仅答应做他女朋友。还一口气,为他写下七首新歌。一举把他捧上娱乐天王的位置。...

来源:tjtsjzddi   主角: 唐一敖萧雨涵   更新: 2024-04-04 20: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广告版本的都市小说《恋爱后,我成了乐坛天王》,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唐一敖萧雨涵,是作者“高卧北”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唐一敖忽然想到,这女孩儿吃两根棒棒糖,都要记在小本本上,自然不肯轻易欠人情。为了让她心里好受些,只得同意。“那我走了,明天见。”“好,我也该干活了...

第13章

江心月带着唐一敖,来到东津路上一家名叫静悦的西餐厅。

张慧芬在这上班,做保洁兼洗碗工。

老板看她们母女可怜,答应周末店里生意好的时候,让江心月来帮点小忙,给她五十块工钱。

江心月很珍惜,这样就可以不向妈妈要生活费了。

“这是店里的工作服,你将就穿,别着凉了。江心月拿了一件橘红色的外套出来。

唐一敖毫不嫌弃,接过来套在身上。

俨然一个帅气的服务员。

江心月拽过他原来的蓝灰色连帽衫“这件衣服我帮你洗干净,明天上晚自习带给你。

唐一敖笑着说“不用,我带回去让我妈扔洗衣机里就行。

“你是为了保护我,才弄脏了衣服,应该我洗的。江心月固执地说。

唐一敖忽然想到,这女孩儿吃两根棒棒糖,都要记在小本本上,自然不肯轻易欠人情。

为了让她心里好受些,只得同意。

“那我走了,明天见。

“好,我也该干活了。

江心月站在店门口,目送唐一敖远去。

夕阳洒下来,他的背影好像在发光。

手里的连帽衫,还带着他身体的余温。

唐一敖回到阔别一周的家,一进门就闻到饭菜的香味。

“爸,妈,做什么好吃的呢?

唐元峰和刘美香两口子,正在厨房忙碌,锅碗瓢盆叮当作响。

儿子快要高考了,一周才回家一次,自然得好好犒劳一下。

刘美香端着一盘白灼大虾出来,问道“一敖,你这穿的什么?

唐一敖将那件工作服脱下来“我衣服弄湿了,问同学借了一件,你一会儿帮我洗一下,我明天还给人家。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刘美香一挑眉。

“你能不能别这么八卦?唐一敖撇了撇嘴。

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吃晚饭。

父母不停给儿子夹菜,东拉西扯地问问这一周的学习和生活。

暖黄色的灯光,将气氛烘托得格外温馨。

晚饭过后,刘美香按照唐一敖的吩咐,去帮他洗那件橘红色的工作服。

习惯性地捏了捏口袋,掏出来一张西餐厅的宣传单。

她立即叫来老唐,神秘兮兮地说“这个静悦西餐厅,离我们家还挺近的。

唐元峰一本正经“这不太好吧,儿子都十八岁了,我们得尊重他的隐私。

“老娘就想吃顿牛排,你多久没请我在外面吃饭了,心里没点数吗?

“好好好,明天就去。

这个世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

晚上十点半,江心月和张慧芬从西餐厅下班,回到老旧的出租屋。

这是一间简陋的两居室,只有几样最基本的家具。

好在租金很便宜。

张慧芬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要供女儿上学,非常辛苦。

为了多挣点钱,什么脏活累活都干,留下了腰伤,疼起来就要命。

“妈妈,这一周你有没有按时吃药?

江心月一进家门,就去清查药盒,发现数目不对。

张慧芬叹息一声“小月儿,妈这是老毛病了,吃药也没用,还不如省点钱,你马上就要上大学了。

江心月提高声音“不行,你才四十出头,不吃药的话以后会越来越严重。

“我没事的,只是想多攒点钱,你要上大学,以后还要嫁人成家。张慧芬怜爱地摸了摸江心月的头。

看着她瘦削的脸颊和干枯的头发,心痛不已。

这么聪明乖巧的女儿,要是出生在富贵人家该多好。

江心月的眼泪,顷刻间吧嗒吧嗒地坠落。

如晶莹的雨滴,如断线的珍珠。

“妈,我上大学就可以打工了,还可以努力学习挣奖学金。

“我不要很多很多钱,只要你健健康康的。

“我没有爸爸了,不能再没有你。

……

张慧芬的眼泪,也涌了出来。

一把将女儿紧紧揽入怀中。

“小月儿,对不起,妈听你的,只要咱们娘俩在一块,日子穷点也没关系。

江心月倒了杯温水,伺候母亲服药。

药略带助眠作用,加之身体劳累,张慧芬很快就睡去了。

江心月来到卫生间,坐在小板凳上,清洗那件蓝灰色的连帽衫。

抚摸着柔软的布料,下午马路边那一幕,又在脑海中回闪。

当危险来临,一个男生毫不犹豫地用身体保护她,这种感觉真好。

从小失去父亲的女孩,会特别敏感脆弱,极度渴望安全感。

如果一个男生走进了她的心,也许她就再也不会放他离开。

晾好衣服,江心月回到自己的房间,从书包里拿出试卷,聚精会神地做起了题。

小镇做题家,从字面上一看,就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

但对穷苦人家的孩子来说,高考真的就是改变命运唯一的机会。

他们没有条件学音乐、美术、舞蹈,做题就是成本最低的出路。

夜风轻轻地从窗户吹进来,撩动着女孩的长发。

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被风声吞没。

小台灯柔和的光,洒在床头的相框上。

那是江心月七岁那年,一家三口的合照。

背景是青青的麦田,还有远处的山尖。

小女孩扎着两条羊角辫,小脸粉扑扑的,双眼清澈灵动,分别拉着父母的一只手。

拍完这张照片没几天,父亲就和同村人去了北方的矿上打工。

某次下到矿井里,再也没有上来。

七岁以后,江心月就患上了一定程度的幽闭恐惧症,甚至不敢坐电梯。

她一想到父亲深埋在地下几百米,暗无天日的地方,就会特别恐慌焦虑,生理不适。

每当这种时候,她只能蜷缩成一团,自己紧紧抱住自己。

到了后半夜,小月儿困意来袭,打了几个哈欠,收好试卷。

简单洗漱以后,平躺在床上。

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唐一敖的脸。

她非常努力,想要将这个男生,从脑袋里驱赶出去。

江心月,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其他的什么都不许想。

你这样的女孩,是没有权利喜欢一个人的。

那个男生,站在你高不可攀的地方。

他的温柔,不单单是对你,换了任何别的女生,他一样会那么做。

这种心理暗示,显然会适得其反。

梦里终会相见。

小说《恋爱后,我成了乐坛天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小说推荐恋爱后,我成了乐坛天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