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全文完结

>

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全文完结

心水成沁 著

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 古代言情 苏檀沈修妄

精品古代言情《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苏檀沈修妄,是作者大神“心水成沁”出品的,简介如下:花魁名头好,银子要价高。她穿越八载,寒冬腊月浸水牢、扎银针,几天水米不沾牙是常事。八年苦练拍卖初夜,今夜所获种种,皆为钱色二字。这是她八年来第一次能逃出青楼的机会。“五千金!”有人拍出了历届花魁初夜的最高价。她被卖给了财大气粗的相爷庶子……...

来源:yylrsj   主角: 苏檀沈修妄   更新: 2024-04-04 19: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心水成沁”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苏檀沈修妄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能入沈修妄那双挑剔的眼,还能沾他的身,看来的确是美人中的翘楚。赵镇呵了一声:“管他真假,盯着沈修妄的人继续。”“嗻。”檐下雨打芭蕉,肥大油绿的叶片涤净尘埃,焕然一新...

第15章

沈修妄星夜回京,详述军情。

按理说大都督凯旋归来,必得骑高头大马,领兵过长街,受百官迎接,万民欢呼。

但沈修妄最不耐烦那套,雷厉风行惯了。

从御书房出来后,他便打马回府,长风、远泾两人随行其后。

回到松鹤苑,甲衣还没来得及脱,便发觉房里伺候的小厮换了个新面孔。

盘问后才知道,展茗被老夫人那边扣下了。

为何扣下,已经昭然若揭。

他离京之前只交给展茗办一桩事。

沈修妄蓦地想起那夜红帐香暖,春意缠绵。

姑娘跪坐榻上,拽着他的衣袖,仰头望他。

眸中满是信赖与不舍。

“大人,您别骗我。

掐指一算,已经过去半月。展茗被扣下,无人送银子去流芳楼。

作为摇钱树,她的处境定然岌岌可危。

沈大都督眉头微蹙,想到自己掷地有声的承诺,立马调转靴头,径直出府,打马去往流芳楼。

隔着半条街,他远远便瞧见那扇雕花木窗猛的被推开。

姑娘惊惶失措的躲避,额角鲜血淋漓。

沈修妄索性跃然马背之上,脚下生风,飞身掠过房屋,直奔花楼。

闯入楼中走廊后,月妈妈和几个龟公吓得瞠目结舌,屁滚尿流。

沈修妄直奔苏檀的房间,瞧见门外的铜锁,再听到里头杨谦腌臜喷粪的怒骂声。

登时火冒三丈,一脚踹开房门……

此刻抱在怀里的姑娘,仍然没从惊惧中恢复过来,身子抖得不行。

他从衣桁上扯过一件外衫,将她严实的裹好,抱着人放到榻上。

刚要起身去处理那该死的杨谦,甲衣下摆忽地被拉住。

姑娘一双桃花眸红肿难消,额角血迹已经凝固,脆弱可怜。

小手抓着他的甲衣,颤颤巍巍,仍是那般仰头望着他“大人,您别走……

沈修妄顿住,心尖好似被人掐了一下,酸酸麻麻,奇异的感觉转瞬即逝。

他抬手轻轻抚过她毛茸茸的发顶,难得温和“我不走,等着。

得到肯定答复,苏檀终于镇定下来。

她松开手指,乖巧点头“嗯,媚芜等着。

屋外,长风和远泾随后赶到,擒住面无血色的月妈妈,押着她跪在地上。

被长剑钉在墙上的杨谦,此刻嗓子已经嚎哑了,开始搬出自家老爹的名头威胁。

“沈修妄,你敢为一个妓子伤我,明日我爹定要向圣人重重参你一本!

“治你的罪!

沈修妄转身走向他,唇边噙着抹冷笑。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参我?

他抬手握住剑柄,手腕转动,剑锋钻进肉里翻滚搅动。

鲜红的液体顺着血窟窿往下淌,瞬间浸透前胸。

杨谦痛到五官扭曲“啊!你住手!

沈修妄置若罔闻,幽幽开口“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敢碰我的人?

腕上的力道逐渐加重,杨谦痛得直喘粗气,脸色逐渐惨白。

再耗下去,他必得流尽全身的血。

他本以为沈修妄不敢杀他,现下感受到汩汩血液从身体中倾泻抽离出来,像要掏空他的寿数。

他怕了。

“是……是月妈妈。杨谦疼得龇牙咧嘴“她收了我的银子,她同意的!

跪在外面的老鸨早就吓破胆,听到这话,扯着嗓子慌忙辩解“都督,分明是杨公子硬要媚芜姑娘伺候!

“媚芜是您的人,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强迫她!

“都督,您明鉴啊!

杨谦张口怒骂“死老鸨,放你的屁!五百金可是你红口白牙,明晃晃开的价!

他咬牙忍痛,苟延残喘的恳求沈修妄“沈兄,我们都是官家人,可千万别被这个贱妇挑唆。

月妈妈扯着嗓子还要再嚷,沈修妄侧头朝亲卫丢去一个眼神。

长风立刻心领神会,拾起地上的铜锁,举到她面前晃了晃。

“门是谁锁的?

老鸨哑口无言。

远泾懒得再听她废话,夺过长风手里的铜锁照着她的脑门儿,劈头砸下去。

“砰的一声,聒噪的老鸨额头登时破开一个大口子。

这种滚刀肉,不见血是不成的。

果然,被砸过之后,月妈妈缩成一团,连连磕头“官爷饶命,是我错,是我糊涂……

她鼻涕眼泪一大把,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吓得“别杀我,别杀我。

眼见着月妈妈认罪,杨谦心底浮出一丝希望。

陪着好继续认怂“沈兄,你瞧瞧都是这贱妇的罪过,今日之事全是误会。

闻言。

沈修妄轻笑一声,腕间稍一用力,拔出长剑。

杨谦痛得直翻白眼,忍着闷哼,捂住肩头的血窟窿,身子却不敢动。

沈修妄慢条斯理握住剑柄,锐利剑芒蹭着他的中衣,一下接一下,像是催命符,朱红血迹尽数擦在他衣上。

“不错,确实是误会。

沈都督神色自若,话锋陡转“今夜流芳楼有刺客潜入,偷袭本都督不成,误伤了杨公子。

杨谦打掉牙齿和血吞,连连点头,“是…是刺客伤的我。

沈修妄唇边的弧度逐渐扩大“颇有自知之明。

杨谦忽然瑟瑟发抖起来。

面前男子的笑,叫他心里泛起密密麻麻的恐慌,和对未知事态的惊惧。

然而下一瞬,不等他反应过来——

剑柄晃动,寒芒闪过。

杨谦只觉裆间凉风嗖嗖,一股生命不能承受之痛骤然炸开。

血肉模糊的玩意儿离了身,他两腿发软,低头瞧向那处,绝望大叫一声彻底昏死过去!

沈修妄恰好挡住苏檀的视线。

再等床榻上的姑娘反应过来,长风和远泾已经拖起状如死狗的杨谦“公公,扔给楼下的杨家小厮。

月妈妈捂住嘴,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

方才,沈都督他竟亲手阉了丞相府的公子!

就在她这楼里!

刹时间,老鸨感觉天都塌了。

如同丧家之犬般匍匐跪倒,摇尾乞怜“沈都督饶命!

“饶命啊!

沾着污血的剑刃徐徐抵上她的喉咙,森然凌厉。

命悬一线。

老鸨面如土色,一双爪子伸进怀里左翻又找,抖抖索索捧出保命符。

“都督,媚…媚芜姑娘的身契,老奴知晓您看重她,分…分文不要,您请笑纳。

沈修妄提剑居高临下,置若罔闻,侧眸瞧向榻上的姑娘。

老鸨立刻会意,连爬带滚,直奔榻前。

将身契塞给苏檀,哭道“媚芜啊,是妈妈不好,身契还给你,以后你便跟着都督!

苏檀本就浑身疼痛难忍,此刻脑中更是嗡嗡作响。

一张薄纸落进掌心,轻如鸿毛,却足足囚禁了她八年之久。

她曾幻想过无数次夺回卖身契,却没想到,如今真正握在手中,心头却没有掀起想象中的波澜喜悦。

她在楼里耗得太久,久到快要忘记自己究竟是谁。

看姑娘似哭似笑的神色,月妈妈握着她的手嚎啕大哭“媚芜,你说句话啊,都督要杀了妈妈!

“妈妈养育你八年……我……

在老鸨杀猪般的哀嚎卖惨声中,苏檀缓缓回过神。

软弱可怜的目光逐渐变得犀利,汇聚射向老鸨,锐如刀剑。

如果眼神真能化为实质,怕是此刻月妈妈已经身首异处。

老鸨愣住,被她狠辣的视线怔得忘记求饶。

眼前的姑娘,像一头随时能扑上来,一口咬断她喉咙的小狼。

与当年那个七岁的倔丫头,分毫不差。

她惊惧万分,心头涌起一浪接一浪的绝望。

这个臭丫头,竟从来都没有被驯服过!

自知要她开口求情绝无可能,月妈妈全身的力气霎时被抽走,失魂落魄地瘫坐下去。

苏檀淡淡看向她,像是在看一个已经死透了的人。

沈修妄从身后一脚踹开月妈妈,老妇“嗷嗷叫,撞上墙角后昏死过去。

好端端的赎身银子不挣,耍这么一通小聪明,死有余辜!

他垂眸看向榻上的姑娘,眉峰微挑,问道“还能不能走?

苏檀收起方才锐利的眼神,垂眸点头。

她扶着榻前木柱,艰难起身。

后背的鞭伤深入肉中,稍微一动便是撕裂皮肉的剧痛。

右脚刚落地,脚踝处又传来锥刺般的痛感。方才拼命挣扎,全身上下怕是没一处好地儿。

但她清楚沈修妄耐心不多,不可能多等她太久。

就算爬,她也要跟着他的脚步爬出楼。

永远脱离此处!

苏檀咬牙坚持“还好,我可以——

话音未落,身形陡轻,脚踝的痛感消失不见。

腰间、膝弯是男子劲而有力的手臂。

沈修妄打横抱起她,瓮声瓮气“可以什么可以,逞能。

“再等你爬出去,小爷这一夜不用睡了。

说话间,男子的胸腔微微震动,浓厚的安全感将她裹于其中。

姑娘垂首嗫嚅“媚芜不敢造次,多谢大人。

沈大都督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大步流星径直往外走。

半刻多待的耐心也没有。

苏檀回头看了一眼妆台上的木匣,还有陶盆里的小龟。

抿了抿唇,终究没敢再开口。

满楼战战兢兢冒头看戏的人,瞧见沈修妄一身玄甲从屋子里走出来,盛气凌人。

纷纷跪拜行礼。

长风对诸人扬声大喝。

“今夜流芳楼鸨母勾结刺客意图不轨,杨公子不幸遇袭,幸而都督及时赶到,未伤及性命。

“现已上报五城兵马司,程副指挥使亲自领兵封楼严查!

惹上这桩无妄之灾,恩客们此刻悔不当初,穿戴完毕想跑出去,官差便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过来。

沈修妄抱着姑娘走出楼,程樾正双手叉腰,杵在街拐角打哈欠。

瞧见他出来,程副指挥使大步上前,憋着笑急声问“你小子真把杨谦给阉了啊?

“他老子好歹是丞相,就算是庶子也不会善罢甘休。

程樾炮仗似的噼里啪啦炸起来,目光一顿,才发现他怀里还抱着个娇娇呢。

沈修妄抬手撩起披风,将苏檀挡了个严严实实。

“杨老儿若找上你,你只需二字便可叫他闭嘴。

“何字?

沈修妄护着姑娘翻身上马,下巴微抬“渠县。

马蹄嘚嘚声渐渐远去,程樾立在原地双手抱胸,喃喃自语“渠县?

通州的渠县。

他背手缓步往楼里走,嗤笑“死小子算你有后手,冲冠一怒为红颜,还得我来扫尾。

不过杨谦平日里恃强凌弱,不仅囚虐烟花女子,更是多次将手伸向良家子。

普通百姓碍于他的身份,苦不堪言,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

现下沈大都督收缴了他的命根子,也算为民除害!

再说这间逼良为娼的秦楼楚馆,他早瞧不顺眼。

封了也好,免得更多姑娘遭罪!

小说《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全文完结》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