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完整版大唐:宗族欺我?反手刺杀皇帝

>

完整版大唐:宗族欺我?反手刺杀皇帝

抓到你了 著

古代言情 大唐:宗族欺我?反手刺杀皇帝 李承乾柳文岳

李承乾柳文岳是古代言情《大唐:宗族欺我?反手刺杀皇帝》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抓到你了”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造反】【大声密谋】【谪仙人】【思想家】【资本家】“太白兄,你为何要刺杀皇帝?”李承乾好奇道。“宗族欺人太甚,改了我的户籍,抢了我的案首,还抢了我的财源,我必须给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九族消消乐’!”柳文岳指挥着少府监的大匠手搓床弩,实验如何达到能准确无误的把龙辇轰碎的效果。“秦世伯,谢谢嗷,你找的匠人确实有点东西,看看这弓弦,看看这偏心轮、看看这底座,完美啊,等到李二出来的时候……成功,唾手可得!”“不用谢。”李世民黑着脸,表情僵硬。围观的长孙无忌、李靖、程咬金、房玄龄、杜如晦等一众大佬,纷纷欲言又止、陷入沉默…………“陛下,二十一画生,绝对不是臣!”“臣当初年少轻狂,臣早已改过自新!”“纵然天下有背叛自己阶级之人!臣发誓,臣不是这种人!”“陛下,臣说的很清楚,让天下人人人读书,便没有人造反了!资本主义更是单纯增强大唐国力!臣这么些年兢兢业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唐,为了陛下,没想到……臣,乞(要)骸(润)骨(啦)!”...

来源:cd   主角: 李承乾柳文岳   更新: 2024-04-04 18: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大唐:宗族欺我?反手刺杀皇帝》,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李承乾柳文岳,由大神作者“抓到你了”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您这锄头怎么不是铁的?”“铁打的锄头?糟践东西!咱庄稼人就是有一把子力气,木头的又不是不能用,坏了再削一把就行了呗!”老头拍着干瘪胸膛,骄傲的说道。……“大哥,你幸福吗?”“我姓蔡。生我那天,清风徐徐,我阿耶起了一卦,是坤卦……”“所以,您叫?”“没错!我叫蔡一卦!”踏马的!……“小哥,你觉得生...

第9章

说起来,黄巢是真惨。

盲目的乐观主义!

不建设根据地,不打膏腴之地,一个劲的直扑长安,还以为拿下长安,建了国,所有人就会俯首称臣!

他可能没想到,面对他打算掘根的行为,身为权贵的军阀们会心照不宣的选择联手……

更惨的是,死了都被不停的泼脏水。

比如……

韦庄的一首《秦妇吟》,借一位逃难的妇女之口描述了黄巢造反的社会乱象,反映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后人把此诗与汉乐府《孔雀东南飞》、北朝乐府《木兰诗》并称为“乐府三绝,并认为它是唐代叙事诗继杜甫“三吏三别和白居易《长恨歌》之后的第三座丰碑。

权贵们一边坟头蹦迪,一边开心的呐喊‘我这大好头颅,谁来取之?’。

哪怕是不了解这些‘文雅诗词’的人,他们的第一印象都是……黄巢的起义军吃了多少人?

好吧。

选择性的忘记‘两脚羊’。

选择性的忘记‘菜人’!

当我站在道德的最高点时,我就立于不败之地!

柳文岳决心写几篇殷实的调查报告,再来点总结性的发言,再弄点指导意见,争取弄个造反样板出来!

说干就干。

趁李承乾打听各地物资价格、找生意的时候。

柳文岳也走街过巷。

偶尔和路人聊个天。

投宿不同阶层的人家中。

聊天式的询问……记录……

然后嘛。

十多天,他的报告,也就只有一个‘二十一画生’的笔名。

根本写不下去!

“老丈,现在的日子,怎么样?

“好啊,好啊,国家发了永业田,还有口分田……一百亩地,不敢想,以前根本不敢想这种好日子。

“您这锄头怎么不是铁的?

“铁打的锄头?糟践东西!咱庄稼人就是有一把子力气,木头的又不是不能用,坏了再削一把就行了呗!老头拍着干瘪胸膛,骄傲的说道。

……

“大哥,你幸福吗?

“我姓蔡。生我那天,清风徐徐,我阿耶起了一卦,是坤卦……

“所以,您叫?

“没错!我叫蔡一卦!

踏马的!

……

“小哥,你觉得生活怎么样?过得下去吗?

“行啊!给主人当护院,除了催租子,平日里还能落点主家吃的剩菜剩饭,运气好,骨头还有没啃完的肉呢!这好日子,有盼头!我就希望啊,我家小子能服侍好大郎,以后要是当个管事,等我眼一闭腿一蹬,我见我祖宗的时候,我也得拍着胸脯骄傲的说一声,我没给你们丢脸!

“这样的生活……你就没有点不满吗?

“不满?哪有什么不满!你看看那些庄户,平日里风吹日晒,一年到头还没我吃得好!当然,我还是希望主人生气的时候,能少抽我两鞭子好……上回打的我差点没下地,要不怎么说主人心善了,那几天居然没让我做工。

“你就没想过,其实没有主人,你们互帮互助成立一个合作社,共同富裕,能过的更好吗?

“你说得对,你暂且等等,我有点事儿……主人,主人,不好了,有个外乡人撺掇我造您的反,我怀疑是土匪!快点招呼村里人打死他!

……

“黄翁,小误会罢了,不用道歉……不过,我怎么看您家里的田,好像很多啊?还都是上等水田?

“都是祖宗一点一滴辛苦攒下来的,我也就是县衙划分永业田的时候,使了点银子,多给家里攒了几倾地,哎,我现在就希望儿孙成点器,别给一下子败光了,否则我可就无颜面见列祖列宗。

“每年收那么多粮食吃的完吗?

“也差不多,喂喂鸡鸭,多吃点肉补补……卖的钱,我还经常修桥补路,柳郎君,你是文化人,你给我出出主意,你说我这一箱子欠条啊,怎么才能把这群刁民手里的地弄出来?

“九出十三归?还是利滚利?

“良心吧?都是乡里乡亲的,我可不像其他人,虽说都是大斗进,小斗出,可是夏天借粟两斗,秋收要还四斗,这种行为实在是让人羡……呸,恶心,让人恶心!我们的风评就是这么被害的!

……

“这位兄弟,你怎么吃饭不给钱啊?

“你看我穿的什么?

“皂衣。

“拿的什么?

“铁尺。

“我保一方平安,吃饭还给钱?那我这衙役不白当了!

……

太愚昧了!

太异化了!

情况棘手到柳文岳不能按照理论划分!

毕竟,农民应该占据总人口基数的99%以上!

如果要细分贫农,雇农,中农,富农、地主之类的……抱歉,刚分完地!

而且,大家对于地主的态度,其实也很异化!

甚至有蛇无头不行的想法!

他们会举出翔实的例子,比如说修桥补路、比如说夏天浇地时候和隔壁村抢水,比如有土匪强盗……

更关键的是乡党!

刘邦时候,公侯大部分都是沛县的,难不成还真是沛县出人才?

朱元璋的时候,人才就一个劲的从凤阳诞生了?

大家在这个险恶的社会抱团取暖,有错吗?

甚至,地主也踏马委屈!

——大大小小的地主才是为社会做出最大贡献的压舱石!

这点,很违背常识!

正常人理解中,地主应该属于剥削、侵吞农户,以及贪婪无度埋葬国家的罪魁祸首!

然而。

他们的存在,可以让国家顺利收到足够的赋税!

他们的孩子参军,自备精良武器,甚至是骏马,这些良家子会被按照精兵使用,为国家贡献‘血税’!

如果,让地主去死?

核心问题就是维稳费用!

地主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控制人口的作用,比如悄无声息的让一个个的流民死在野外,这就让流民不容易聚集在一起,有了胆气,引发群体事件!

其次,赋税劳役方面,会给衙门增加无限的工作量,凭空造成成百上千倍的支出。

显而易见的是,让地主去死的前提,就需要有几十万的工作队,还得保证他们不蜕变成新的地主!

这会引发连锁反应,最直观的就是……什么家庭能养得起这么多的公职人员?

大宋也就四万多的官员,都敢喊冗官!

像后世一样,六七千万吃国家饭的?

喜提亡国套餐!

至于说真的掰扯是谁缩减了国家寿命?

地主确实难辞其咎!

他们一步步的把人地矛盾推向巅峰!

可是普通农民无辜吗?

普通农民挖国家墙角也不比地主差,比如按照律法,六十岁的时候,国家收回50亩口分田,人死了,剩下的30亩口分田也需要还回来,重新分配!

柳文岳听说,有些村子已经有一群七八十岁的老人!

估摸着,以后出现两三百岁的也不奇怪。

于是。

可以得出一个很扯、也很荒唐的结论——

团结大大小小的地主,其实就是最优解!

至于说农民之外不足1%的人口,无论是所谓的社会横切、竖切,都能神奇的找到案例,找到对应群体!

比如……

上九流、中九流、下九流、庶族、士族、贵族、门阀等等……

不足1%的人口被分割的稀碎!

他们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创造财富,绝大部分都是单纯服务于食利者,剥削者,从而分食到对方手指缝流下的一点农民的血肉!

这一切都是依附于社会稳定、繁荣!

否则他们的境遇甚至不如流民!

这就导致,这些人是最厌战的!

所以……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分不清!

真的分不清!

小说《大唐宗族欺我?反手刺杀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版大唐:宗族欺我?反手刺杀皇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