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尼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长篇小说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

>

长篇小说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

晨周 著

古代言情 薛辞旧燕北尧 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薛辞旧燕北尧,故事精彩剧情为:薛辞旧重生回十六岁。前世她以吏部侍郎府女儿的身份,不惜与家里人反目低嫁凌渝。初时凌家人待她算得上千般好,但这一切在得知她非薛家亲女而是被换了的农户女后全都变了。下人欺侮,凌母面慈心毒,凌渝视而不见,她守着那一丝往日情份死死支撑。谁知凌渝已然搭上了薛家的真千金薛胡儿,为了给薛胡儿一个正名,让她惨死在家庙里。重生一回,薛辞旧丢弃幻想,只想努力摆脱凌家,但事情却渐渐的起了变化。后来,身败名裂的凌渝跪在她的府门前久久不愿离去。悔不当初,“岁岁,我错了,没能看清薛胡儿的真面目,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一抬头没看到那道曼妙的身影,只见到一道高冷的身影站在跟前,居高临下的看他。燕北尧:“凌公子在跟谁说话?莫不是本将军的夫人吧?抱歉,你没有机会了。”...

来源:yylrsj   主角: 薛辞旧燕北尧   更新: 2024-04-04 18: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主角薛辞旧燕北尧,是小说写手“晨周”所写。精彩内容:”这话说得极重,哪个做晚辈的听了不诚惶诚恐。但偏偏燕北尧不。她微勾着唇,嘴角缀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花氏疑心自己看错了,定了定神再看过去,燕北尧仍是平日里的那副模样,温顺守礼,只那一双眸子格外的清冷...

第4章

《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中的人物塑造栩栩如生,每一位角色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为故事情节增添了不少看点。这本连载中的小说已经更新到了第111章 后悔,总字数超过228677,喜欢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的书友们不容错过!

书友评论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章节推荐

第14章 你认得我?

第15章 朝食

第16章 查账

第17章 出手

第18章 心上人

作品阅读

前世她被春妈妈说得羞愧不已,花氏不过略略一提,她就双手奉上了。这两三个月,花氏从她的手上得到了不少的银钱,现在是贪心不足,看上了她的陪嫁铺子了。

嫁妆是一个女子的依仗,薛家是清流人家,虽然因她不是自己亲女这事而心生隔阂,但她已然出嫁,也做不出夺她嫁妆的事来。

凌家想要她的嫁妆,她为了讨欢心交了出去,这也为她后来的悲惨埋下了伏笔。

没有嫁妆,她寸步难行,不敢和离,咬着牙忍受着凌家对她的种种欺负。

后来为了要她交出凌府主母的位置,她被那一对狗男女活活害死。

往事不堪回首,现在想起来,燕北尧只觉得嘲讽。

她装作没听懂花氏的话,只垂着眸没有搭话。

花氏不由有些着急,又说了句“唉,我这病大夫说了得好生养着,可我们家家资不丰,哪里吃得起那些个好东西?

燕北尧道“母亲说的是,等明日燕北尧回来我跟他好生说说,让他再想办法挣些银钱。燕北尧不孝,怎能让母亲忧心黄白之物?

花氏闻言,心中又气又纳闷。平日里只要她这么一说,薛氏就乖乖的把钱银奉上,今个儿这是怎么了?

“算了,算了,我就这样忍着吧,生死有命,天命不可违。若我走了,正好能给你们留些余产。

这话说得极重,哪个做晚辈的听了不诚惶诚恐。

但偏偏燕北尧不。

她微勾着唇,嘴角缀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花氏疑心自己看错了,定了定神再看过去,燕北尧仍是平日里的那副模样,温顺守礼,只那一双眸子格外的清冷。

燕北尧道“母亲说的对,天命不可违。

花氏一噎,被她拿话这么一塞,又不知道说啥了。她有些气燕北尧不接她的招,干脆也不藏着掖着。

“辞旧啊,我也不是想觊觎你的嫁妆。但你想想,你年纪轻轻的也把握不好那么大的一笔钱,底下的那些人精得很,看你年轻都会欺你瞒你。母亲呢,最近也没啥事,你跟渝儿成亲也快三个月了还没好消息。。

“反正母亲闲着也是闲着,你那些店面我帮你管着,你也好把心思全放在渝儿身上不是?

她睨了她一眼,意味深长。

“母亲也知道最近你家里出了些事,母亲也没说什么,不管怎么样,你终究是我们凌家的媳妇,你放心交给我。

“母亲也是为你好。

燕北尧冷笑不已,花氏为了得到她的嫁妆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简直是威迫利诱临番上阵了。

可惜了,她偏偏就不如她所愿。

莫说店铺交给她管,她连一文钱都不会再用这家人的身上。

“母亲,这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再说,我跟燕北尧为什么还没有消息母亲难道不知道吗?

花氏一怔,“你什么意思?

“母亲莫不是忘记了?我刚嫁进来的那个晚上,母亲刚好突发‘急症’,请来的相师吩咐了,这一两年出生的孩儿跟你的属性相克,所以万万不能有孩子出生。

燕北尧语气淡淡,仿佛说着无关痛痒的事。

“燕北尧孝顺,为免出意外,他到现在还未跟儿媳圆房,所以母亲,她一双水眸直直地盯着花氏看,“你所指责的事是毫无根据的。

花氏的一双老眼蓦地瞪大了,诚然她那晚的‘急症’是装的,相师说的也是假的,但她也是害怕燕北尧会把注意力全放在新妇身上。

老爷早亡,族亲相轻,她好不容易既当爹又当娘的把燕北尧养大成人。燕北尧争气,学问做得好,又生得倜傥,说实话,她的确是有点吃燕北尧的醋的。

但她没想到,燕北尧他当真如此听话,连房也没跟薛氏圆,一时不知是喜是愁。

但很快她就想明白了,这事的确是好事,反正薛氏已经失了薛家的心,已是个废子,她早晚会让燕北尧休弃了她。

不过在这之前,先得把薛氏的嫁妆弄到手。

她张了张口“你。。

春妈妈却等不及了,她向来在这个少夫人面前气趾扬高的,冷不丁的在夫人面前吃了她的瘪,心中十分的不忿。

“少夫人您的事怎么能怪在夫人的头上?明明是少夫人你。。

燕北尧眼眸一眯,当下冷了脸。

“啪!

响亮的巴掌声在厢房内回响,屋里人惊呆了,气氛一时死寂。

燕北尧甩了甩手道“春妈妈看来是好东西吃多了,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主人的事岂能你一介奴仆能置喙的?母亲还在说话,你就敢打断?再让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下去,怕是以后敢爬到母亲的头上作威作福。

见春妈妈一脸的震惊地捂着自己的脸,想发作却偏偏只能死忍住的样子,她只觉得心中畅然无比。

“母亲仁慈又宽于待下,只能让我来替她担这个恶名了。她妙目一转,笑意盈盈地看向半抬起身子,同样一脸震惊的花氏。

“母亲不用谢我,这是我该做的。。再这样下去,凌府就被这些刁奴把持了,好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主什么叫仆。

花氏脸色阴沉不定,一脸憋屈的样子。偏偏她所说的一言一行都是在为她着想,为她出头,为了凌府。

她什么都不能说。

打狗尚得看主人,现在她的狗被打了,她这个主人还得感谢她。花氏心中气得不行,却发作不得,只能深呼吸了几下吞了下去。

她转了转眼珠换了话题,神色不悦“相师所言听听便行,你也是个没本事的,自己丈夫的心也收拢不了,以后还怎么当得了我凌家的主母?

还有这么好的事?她都还没提倒是花氏先提了。

“母亲说得对。。燕北尧温声附和,“儿媳是个不中用的,怕是也当不了凌府的主母,惹得婆母心烦,儿媳这就自请下堂。

烛火熊熊,投谢在她清丽的脸上,神色从所没有的认真,花氏一下子噎住了。

她发现自己好像有些拿捏不住这个儿媳妇了。

“没有照顾好婆母,让婆母忧心病倒是我的错,我实在地没脸再在凌家呆下去,请母亲把我的嫁妆归还后,再让燕北尧写下放妻书,儿媳自行归家。燕北尧又道,言词恳切。

小说《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长篇小说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